人人论坛

查看: 211|回复: 0

吃席(散文)作者黄国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15 20: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凡人爱乡 于 2022-10-22 12:06 编辑


“在金秋丹桂飘香之际,我家喜添孙子辈人丁,为答谢您对刘家多年来的厚爱、特与您一同分享喜悦、邀请您今天晚上在绿色菜园贤山店102房间小聚畅饮。我当天晚上五点准时恭候您的光临!(刘携家人诚邀)。”这是我九月二十三日下午收到读吧的信息,源于十多年前我们认识时,就对他说过:“等你当爷爷了,别忘告诉我……”十多年来,读吧搬家,大公子考大学,结婚,得孙女,都没通知我,一直到他得孙子。我为读吧高兴,在此,祝愿他青春永驻,子子孙孙无穷尽!

绿色菜园贤山店在哪儿?我猜肯定在贤山附近。贤山比较大,我不晓得该从哪条路走?

下午四点,我开始盼望老王来理发,因为他和读吧是高中同学,必然去吃席。老王恰巧走进发型屋来道:“理发,理发,尽量留长些,我去喝酒。”我想老王会开卖水果用的中国星力之星去绿色菜园,让他在路上慢些走,好赏风景,便笑道:“王哥,我要搭你车,跟你一路去吃席,可以不?”老王笑道:“你也收到读吧信息了?等会儿咱搭出租车去……”

五点半,我跟着老王在平桥中心大道桥头搭上出租车,他让出租车司机拐到琵琶山接个老乡张。途径沿河道,我把脑袋探出车窗吸氧润肺,望着满天乱云飞渡,浉河南岸群峰竞秀,好喜欢。垂柳没了碧波陪伴,还有云和风照看,它依然快活,飘飘欲仙。平坦山俯视着干涸的浉河,它好像渴了千万年。

据说是信阳市委书记蔡松涛要求把浉河水放干,他要把福桥拆除重建。福桥(原名滚水坝)位于浉河上游,是几条河道的交叉口,它是浉河上最早的一座桥。蔡松涛拆除的不仅仅是一座福桥,也是中国河南信阳发展史——这座城市成长的足迹!

十二年前,信阳维雪啤酒厂效益特别好,大货车拉麦子、大米、啤酒,都打福桥上过,致使曾经受过重创的福桥不堪重负。早在2010年,信阳市委书记王铁就把福桥划入危桥,不允许重车经过。

福桥,南湾湖,和安徽金寨水库都属于中苏合作项目。我之所以这样说,因为福桥,南湾湖,和安徽金寨水库的图纸都由苏联所绘,信阳人民群众出劳动力。

五十年代初,福桥和南湾湖同时开工,需要人多力量大。那时候,正阳,遂平,确山,驻马店也由信阳管辖,那些地坡的人也来参与修建,包括劳改队服刑的罪犯,他们戴着脚镣,扛着大大䦆头,大铁锹,挑着箢子也来了。南湾湖先完工,福桥后完工。

传说:福桥在六十年代中期,因为江青挑起政治立场使社会上的人群分为两派。信奉江青的一派不让另一派打福桥上走,他们摧毁福桥,没完全毁掉,末后又重新修复。

为了纪念毛泽东在武汉畅游长江十周年,信阳在福桥那段水域举行游泳比赛。无论男男女女,也不管从哪里来,都可以参赛。不幸的是信阳陶瓷厂老肖家大姑娘在深水处淹死了,好在他家还有两个姑娘,一个儿。我在桥头发型屋门口经常见着将要奔到鲐背之年的老肖,他精神矍铄,两年前结二婚……

我见过福桥将要重生的图纸,比它前生的样貌要美,美在高贵典雅,具有江南情韵,承载中国古风。

福桥是以闸代坝,长长的水漫能减少流水冲击力,还能让流水自然形成美丽的浪花。桥上有亭台、楼阁、轩榭、廊坊,它由中国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承建。







出租车到了琵琶山别墅群,被老王叫停。

山野空气像水滤过一样,明朗,清新。我隐约嗅着莲的香气,抬头望着青莲苑,这是信阳旅游景点之一。可想走进青莲苑,我却只能坐车里静静地望着。

青莲苑没了游人,也没了娇艳的莲花,肥大敦厚的绿叶有点巴儿泛黄,显得苍老,欲将萎缩的模样。我想象着青莲苑的莲也有风华正茂的盛年,那绿叶该有多么繁茂新鲜,养人眼目?那红白馨香洋溢令多少游人欢乐无比,如痴如醉?莲脚踏污泥,怀揣佛系信仰,为红尘俗世诠释清正廉洁,它即便衰败了,一生也是完美无缺。一只小鸟由莲塘上飞过,它使青莲苑显得有些孤寂,这情景已驻留在我心里。

张潇洒的走来,踏上出租车,司机踩下离合器。老王问走哪条路到绿色菜园贤山店最近,张道:“就顺这条道儿走。”

残阳夕照,贤山古木高耸,峰峦叠嶂,山道蜿蜒,眼前风景让我想起曾经在平桥大道现代路桥四楼顶上眺望贤山,云姿曼妙,雨雾骤变,秀美神奇,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风景荡涤烦恼忧愁。

从古至今,无数文人墨客为了描述山,穷尽所思,吟诗作赋。我年轻时阅览过一些,此时此刻,由脑海跳出来的只有陶潜那首“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出租车驶出山道,又驶入灯火通明的信阳市区,我望着马路两边有好些信阳毛尖茶庄,大酒店,饭庄,KTV霓虹灯眨巴着满眼热望,为主家招揽财源。出租车曲溜拐弯,又进入山道。山林如墨似墙,好像是从地面通向天宫一样,星星晶亮,缕缕凉风,我都乐意接纳。



山野无酒人自醉,我已分不清东南西北,有些困意,索性闭上眼睛。

司机道:“绿色菜园到了,你们下车。”我睁开眼睛,下了出租车,舒展四肢,望着推土机和挖掘机联合修整出一大片平整空地,是不是准备建设山庄呢?路边绿树下停好多好多豪车,不远处漫山坡有一处阔大的古风民宅,门前挂着两盏大吊灯,门楣上挂着木质牌匾,写着四个朱红色的大字“绿色菜园。”院子里有青竹妖娆,古松苍劲,高过院墙。

老王长叹一声道:“他请客咋搞这偏远的地坡来了……”我心想:“信阳市有新冠确诊病例,学校放假,社区封闭。读吧选择这地坡,是为了避疫?还是因为绿色菜园的菜好酒香呢?”老王引领我们沿阶而上,走进绿色菜园。

绿色菜园的院子大如公园,也停可多豪车。不仅有松竹,还有不知名的花草、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游鱼觅食,清晰可见,让我感觉到人间有味在清欢。

读吧和他长相酷似的大公子来迎接我们,他笑道:“黄国燕,来了!”一股温暖和感动在我心头洋溢,上前一步和读吧握手,道:“恭喜!恭喜!礼金不多,请点击接受,替我给大孙子买包尿不湿。”读吧道:“好!好!”老王和张都拿红包给读吧。读吧笑道:“我不要红包,给孩子吧……”老王小声提示道:“黄国燕,红包。”我道:“接到读吧信息时,就转账了,他不接收,我才想着跟你来绿色菜园。”老王小声道:“你不懂,送礼还是包红包好看……”

读吧让我进102房间,我望着那些人多是豪华阔气版,不想进去,便跟着老王和张走进103房间,这间屋的人属于质朴版,感觉轻松些。102和103房间的人爱好一样,他们打麻将,嗑瓜子、喝毛尖茶、吸大中华、聊天。

我去院子找读吧,欣赏他手机相册。读吧指着相册介绍道:“这是我小儿,也长成大人了;这是我大孙妞,上幼儿园了;这是我大儿媳妇搂着才满月的大孙子……”他幸福的笑容包裹着收获丰盛。

十多年来,我见识读吧由贫穷变富有,他贪财有道,好色有品,在外顶天立地,对内没有脾气 ,五十出头已是儿孙满堂,这对于传统家庭来说,于国于家都是最宝贵的财富。




七点,麻将桌收起,服务员开始上菜。

两个大帅哥要把息县汽车站的老站长推到上席,我才晓得自己坐错位置了。想着“人怕坐上席,猪怕吃好的”俗话,我慌忙起身让座。老王让我坐在进门服务员上菜的位置,由然想起老家来客,上菜都是由堂屋门口,也是沏茶斟酒陪客人该坐的位置,堂屋正当间面朝大门是上席之位,只有长辈贵客才能上座。每上一道菜都有讲究,陪客人先叨给坐上席的长辈,其他人才敢动筷子,否则会被人家戳脊梁骨。

瞧着他们动筷子,我也动筷子。碰杯时,他们举的是贵州汉酱酒杯,我和罗山姑娘举的是信阳毛尖茶杯。餐桌上盛菜的瓷盘、瓷盆,沙钵、沙罐,都比较大,荤菜比素菜多。

我嗅着肉肉香,不管长胖不长胖,逮着肉乎乎的大虾剥去壳儿,不蘸料也吃可香!羊肉炖胡萝卜是农家味儿,我吃了四块。还有一个大沙钵子盛的是老鳖和鸡,怀疑这个菜名就是传说的霸王别鸡。晓得这霸王别鸡不是史书上的霸王别姬,对它无丝毫怜惜,我连续吃两个老蹩脚,和一块鸡。

男人们为汉酱酒猜拳斗杠,我慢慢地嘬着毛尖茶解腻。

瞧着服务员端上来一盘鲍鱼粉丝,倏然想起小时候,湾儿里的爷爷奶奶讲鲍鱼、海参、猴头、燕窝都是好东西……把我馋的淌口水,就问爷爷奶奶鲍鱼是啥味道儿?他们摇摇头,道:“老百姓没吃过,只有皇上和娘娘才吃得起……”

如今,在餐桌上见到真实的鲍鱼,我激动来不及,不由自主下筷子叨鲍鱼,好不容易叨起来,又掉餐桌上了。准备重新叨一个,才发现盘子里的鲍鱼还有八个,我手里的筷子悬在那儿,心想:“会不会有人跟我一样,也是头一回见到真实的鲍鱼呢?”恋恋不舍地把筷子收回,自我安慰道:“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病。”干脆下手把掉在餐桌上的鲍鱼抓到碗里,我脸发烧,脊盖冒汗,很尴尬。

张站起来伸手连续抓三个鲍鱼,分别给了老王,老顾,和他自己。我才晓得鲍鱼不是用筷子叨,而是下手抓。盛鲍鱼的盘子在餐桌上旋转一圈,已是空空如也。鲍鱼跟白开水泡的死面馍样,嚼着硬劲儿硬劲儿的,淡而无味,还没搭配它的粉丝好吃。如果说鲍鱼精贵,也是物以稀为贵。

主食上来了,是花样精致的小发面馍,和发面锅炕子馍。我将要伸手拿馍,读吧带着大公子走来敬酒,他站在我背后大声介绍道:“这是黄国燕,她是个默默的写作者……”读吧晓得我写的文字很难发表,他还这样说,觉着有点儿难为情。

可想说:写作是我少年时的梦想,田埂儿上的心愿。写作不仅能宣泄自我,怡情养生,还能记录这个喧嚣时代,复杂社会,以及周围的坏境,对生活礼赞,和对人事美好歌颂,尤其是写散文。比如:这吃席的场景,我只要记录下来,就是一篇琐碎平淡真实的文字。在文字的海洋中邀游,日子很充实,如果所写文字能登上官方刊物,就等于我在对大千世界发言,标志着平民百姓言论自由,也是话语权的巅峰。有人道:“黄国燕会理发,还会写作?”难道写作跟我职业就恁不相适么?

广西HZ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的作家教师,读了《信阳文学至暗时》,劝我把此文删除。他道:“黄国燕写的文章哪个编辑敢给你发?论坛能接受你文章,说明后台硬。你写的是真事,我知道也不敢写,特别是作协黑幕。第一:怕和谐。第二:不能因为写字把好不容易拼来的铁饭碗搞掉。第三:我们在自己的圈子,不能吃饭砸锅。以你一己之力改变不了社会……”不难看出这个教师作家也是典型的见着邪恶绕道走。我认为作家生产的文学作品应该具有引导民众、和唤醒民众的作用,否则,我宁愿不写。


我文字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主席习近平掀开农家锅盖时,大意说过,希望看到农民真实的生活,听到农民说实话……我是平民百姓,实话实说,何错之有?几年前,号称主流文学的官方作家曾经评价“黄国燕是非主流,不入流……”那些官方作家顶着作协主席和作协会员头衔,他们所写的文字不一定就是主流文学先锋,即便我不说,读者也可想而知。

文字登上信阳文学,河南文学,人民文学,荣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是我曾经做过的黄粱美梦。文字发哪个文学论坛才能不会被屏蔽删除?这是我写字十二年来的困窘。尽管如此,我也从不轻看自己的文字,它们是我心血凝聚,精力积淀,情感寄托。最壮烈的状态是文字没地坡发,就搁那儿,我也不在乎,只在乎要写的东西该咋样才能把它写出来。伟大的无产阶级作家高尔基有言:“写作吧,写作就好像你是一个裁决正义和非正义的一个见证人。”这些话咔在我喉咙,没能对读吧说出来一个字。

此后,我听不到餐桌上任何声音,逮着一盘上海青旁若无人地叨着吃着。直到坐在我对面的大帅哥,指着我道:“嗨,美女别光吃青菜,吃肉,多吃肉哈。”才晓得自己吃走神了。坐在我左边的顾帅哥用勺子连续窊两块老鳖壳放我碗里。老鳖壳除了皮,没一丁点儿肉,吃也不是,丢也不是,任它占着碗。坐在我右边的罗山美女连续吃两块鱼,没吐刺。我也想吃鱼,便用筷子掘好几下,才掘下来一坨儿,鱼肉没刺,便问罗山美女这是啥鱼?她道:“是桂鱼,好吃。”桂鱼肉质鲜美细腻,的确很好吃。

瞅着大盘里有两个鸡爪子,两个鸡大腿,一个鸡翅膀,我正犹豫要不要下筷子,盛鸡的大盘随着桌子转动跑远了。我干脆进攻圣女果,芋头块,心里还想着大鸡腿。大盘鸡再回转到我面前时,大鸡腿少一个,鸡爪子少一个,鸡翅膀也没了。除了端着汉酱酒杯的男人们,两个美女都放下了筷子,我也不好意思吃了,餐桌上有好些菜还没来得及尝一口。



我怕宴席散了,便悄声道:“顾帅哥,这些男人都是你们息县的?”顾帅哥大声道:“这屋里十一个人,有九个是我们息县东岳的……”信阳息县东岳主产小麦,也就是说这间屋里有九个人是吃面饭长大的。张道:“不是我说息县坏话,我是息县人,看不起息县有些人做事。农民辛幸苦苦种的红薯三四毛钱一斤,有些人不允许农民把红薯往外卖,非得压低价钱,把红薯卖给他……”我问老王,张说的是不是真事?老王道:“那是过去,现在谁还敢……”

科技时代,信息发达,随时录音,取证方便,又在扫黑除恶的风头上,谁还敢强买强卖?我祈愿:“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腐倡廉,扫黑除恶,永不停歇!

坐在我对面的大帅哥笑着举起酒杯,道:“老王来牌不怕输,喝酒不怕醉,咱们再干一杯!”我笑道:“你还少说一句,老王生活不怕苦(老王就是我纪实散文《生如蝼蚁》里的明远。)。”瞧着老王放下酒杯,我以为他要离席,慌忙用手机拍那个大鸡腿,自言自语道:“这鸡真香啊!好像从前吃的火灰炖鸡。”有人道:“乡下散的养土鸡是好吃,哪儿有呢?这鸡吃着还可以,超市卖的鸡鸭尽量少吃,最好别吃。猪是三个月出栏,它活三个月,天天都吃添加剂。鸡鸭是三十天出笼,它们活三十天,天天都吃抗生素……”我不敢相信,便道:“咋可能呢?”又一个大帅哥凝望着我严肃道:“猪三个月出栏,鸡鸭三十天出笼,这是真事。人吃多了容易得病……”可能是因为两位大帅哥的职业,我相信他们说的话。

我记得中国转基因,毒食品都是由八十年代开始入侵。

一九八四年,我父亲嫌老祖宗传下来的大豆没转基因大豆长相好,产量高,他把大豆种更换了。同年,按父亲要求用稻糠,麦麸子,米嘴子煮熟后拌添加剂喂过一头黑猪,它吃饱屙了就睡,长的比牛娃子还大,有四百多斤。那是我记事以来,喂过最大最肥的黑猪。添加剂喂猪信息是收音机播出的,添加剂是我大赶集买的。那时候,我还在文盲系列,根本不了解添加剂会给人体带来的恶果。

我在头条短视频刷到四川一家三口人,冻牛血事件,他们批发牛血,加工成血块卖,为了好看,还好吃,添加福尔马林,可恶至极。如果我掌握权力,非得判那一家三口死刑,是他们谋财害命在先。传说资本收买无良专家,教授,勾结权力,强迫淳朴善良的老农民禁养家禽家畜,他们让六畜兴旺沦为乡土记忆!如果我掌握权力,非得送他们去北大荒种地。

好得中国栋梁曹德旺先生出手了,他为进军健康食品投资两百亿,获得全国人民支持!读吧的大孙子出生就遇着这等幸事,真是好福气!党中央应该出手严打有毒食品,保护老百姓的健康,切莫辜负老百姓对您的信赖。

在102房间吃席的凤凰新闻网美女清纯靓丽,豪气大方,她端着酒壶和酒杯来敬酒。103房间的男人们都站起来了,他们彬彬有礼地跟凤凰新闻网美女碰了杯,宴席结束。

我瞅着碗里老鳖壳,想从前在秧田和池塘逮着小老鳖放生,逮着大老鳖舍不得吃,叫我爷爷拿肖王集上卖了,买盐,买凉鞋,心头发酸。用手机拍碗里的老鳖壳时,老王瞧着了,他朝我笑道:“老鳖壳上的皮和裙边 营养价值最高。你笨,不会吃……”

若说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由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可见百年沧桑巨变,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大变化。从桥头发型屋出发,到吃席结束,读吧把我们送上回平桥的车,总共用了两三个小时。沿途风景美如画,和着餐桌上的人文,社会,旧事,使没有端起汉酱酒杯的我,如同捧着浓香醇厚的酒坛子,饱饮人生的酸甜苦辣。


河南信阳平桥黄国燕原记于2022年9月23日晴。为迎接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修整于10月15日晴转多云。以草芥之名,书写百姓生活,人间万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8029743号-3 )

GMT+8, 2022-12-10 17:28 , Processed in 0.054614 second(s), 16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4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