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738|回复: 54

悠悠沈园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 02: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荷花园 于 2015-10-27 09:28 编辑

冷雪独行 发表于 2015-10-25 20:40
流光,就从那样的黑白里,沉淀了侬音软语。
我说,一个衰老的放翁,他嗫嚅的诗词是带着黄藤酒香,
如 ...


悠悠沈园情

http://www.kuwo.cn/yinyue/627792/#676795-qzone-1-39842-52444773ed6660183165f728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很喜欢纳兰性德的《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似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如果人生只如初见,让彼此的感觉永远定格在初次相见的那一刻...
一处私人花园,经历如此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则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催人泪下的《钗头凤》
在唐琬
逝去40年之后的一天,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此时的沈园,物是人非,陆游感慨万千,又作《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79岁时的一天夜里,陆游在梦中见到了沈园,醒时又作绝句二首:“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年至84岁时,陆游还是牵挂着沈园,再游沈园时又作《春游》一绝:“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沈园绝唱
这是一种深挚无告,令人窒息的爱情;
   一直崇尚且
-娶妻当娶林黛玉
嫁夫就嫁苏东坡
---相比








悠悠沈园情。壁上题诗,桥头追忆,几顾沈园,物事人非,美人成尘,半世情缘,唯结他生梦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2: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等老师发了我就给删除

本帖最后由 荷花园 于 2015-11-1 02:37 编辑

本帖最后由 冷雪独行 于 2015-10-26 15:04 编辑

荷花园 发表于 2015-10-26 08:26
悠悠沈园情
http://www.kuwo.cn/yinyue/627792/#676795-qzone-1-39842-52444773ed6660183165f728




《夜风吹过琴台》


文/冷雪独行

     小时候,在老爹单位,遇见好多年轻的刺绣女工,手艺很漂亮,因为爸爸值夜班,我也就成了最年轻的跟班,也经常到她们休息的地方去作客,她们也把自己舍不得吃的糖果给我吃,和她们一起听戏。
     记得靠近木工房就是女工宿舍,里面有一台彩电。常播放好多京剧,昆曲,从那时候起,知道了人间还有好多非物欲性的美好,懂得了静静欣赏。记得我用有限的零钱买了小转碟似的烟花,就在她们脚下点燃,讨姐姐们欢心,银铃一样的笑声,也就响起在贫瘠的寒夜。如今烟花散去,世事变迁,而始于七八岁的记忆,还很清晰。
      她们爱绣鸳鸯蝴蝶,我也耳濡目染,学会用一种透明硫酸纸,去摹影画稿,送给她们,里面也有荷花金鱼的,嫦娥奔月的。仕女画画多了,眼睛里实在不能收容不美好的事物,宁愿看着那些含蓄的面孔,宁愿看着巧手穿针,体悟到温馨的布局,成了“图片控”,不喜欢粗鄙的宣讲。有个情结,只因妈妈也是裁缝,也会绣花,当时总会有邻里来找她做针线女红,而我是那个装烟的假女儿,平添了些优柔,当然是含与内,莽于外的。
      越发觉得那个远去的时代也留下不可再生的记忆,比如看完《卷席筒》,那个评剧唱腔也挺好的,回到家里,把学来的一小段戏唱给妈妈和兄长,那时候,四位兄长还都没有娶亲,唱词里“哥嫂们,心地也善良,啥是时亲来啥是爱,哥嫂们受苦我也心伤哎咳.....",调式不懂,只是拿着鸡毛掸子做马,老莱子一样,把冬夜小屋,弄得火热一团,看到了哥哥们眼神里的憧憬,自己美滋滋的。
       对于农村孩子来说,看一场电影也要走很长的夜路,记得在邻村里看《天仙配》,《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乔老爷上轿》,《王老虎抢亲》,《贵妃醉酒》等,渐渐明白了人事,又有好多古装电影,足解世态炎凉,比如以陆游为线索的《风流千古》等,那时对于戏的概念还不太明白,但觉得那是被压缩的红尘故事。城里的姐姐有《大众电影》杂志,我就一页页地去看镜头里的生活,渐渐迷醉于那些被抽象化的故事,比如《人生》。
      时光渐老,记忆渐次成了奢侈,火火看世界,淡淡看自我,矛盾中,时光悄然,浪漫的底色都成了田野里的秋光,再很少有月下品箫的兴致,多是埋头案前,故纸堆中觅欢笑,写些风花雪月的相似句,却不愿成为任何一个局子中的物质侏儒,只是天马行空,织就一个连天衰草。为此,不知在有限的光阴里,消耗了多少宣纸世界里的缱绻,烛光暗影里的静默。对于扑面而来的因缘世界,莫名其妙,莫名糊涂,早不太认真,然而没有玩世不恭的资本,怕还是跟家族传统有关,我所处的生存环境,是绝不接受我这样的背叛的,所以,我手心里的浪漫还是自去自来,明知道一切付出不适合收回,就像写《四声猿》的那个徐文长一样,书户孕江山,东倒西歪酣醉里,梦醒已是白头人。这就是戏,东坡先生的游戏笔墨,还不是“一樽还酹江月‘,到底“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或者偃笔写下“人生如梦”,直到‘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好个良辰美景,都到“尘满面,鬓如霜”。
     在人生的风景里,每个人心里都珍藏美好,哪怕是一只童年的蝈蝈笼,也是一种寄托,不是蝈蝈有多可爱,而是那年那月,飘过的跫音,而这种思绪,一说出来就淡化了,还适合做心底的故事,就像某一天,你听到《苏三起解》的唱腔,不觉心中有泪,而行进的脚步,说不定更加沉稳,只因为古戏里的启迪,告诉人们一切改变都是规律,如此应了那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上云卷云舒”,红袖添香固然浪漫,却需记得,真正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很多修行,都秉承“我不知我”,“菩提非树”,而绝不要太过偏执,这个执念,少有戏曲的虚化,也就让所有相见寡然无味,还真不如诗词里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教化那些明知故犯的人群。包括“空不异色”学说,有人在物质和精神上做注解,我看大可不必,既然有个是与非,就说明那个“是”是经过现实认证的。
      所有新曲,都读给路过的晚风,都说给秋天的流云,彷徨中且作千里歌行,也在生死情关,疾病困厄里明白了炎凉变幻,不再挑衅自己,按捺了粗鄙的跳踉。在南北戏里都有丑角,在人性自我较量的时候,其实就是美与丑的较量,最先输的,就是不安分的念头。从容的生活,去完善自己,总比感情的负累强上千倍万倍。
      如今的社会更加现实,更加讲究正能量,也更加考验一个人的定力,见到好多追悔莫及的铁窗泪,杀心不成,反落得恢恢恍然,被争执的爱情,被反证的自我戕害,都成了闹剧的脚本。拔除内心的野稗,是一辈子的事情。隳突叫嚣,都是自讨苦吃。
     秋凉了,雾霾的天气,心里却不存在任何不安,只因为祝福多了,只因离江湖远了,那里蒹葭,一团白雾,只适合存放于先秦的诗词,寄托千载的忧伤,是衡量心灵的界,相关一念起落,也可以用上形形色色的排比,三世易名知旧我,人间几度笑沧桑。
     一念起,我的江湖涛飞浪卷,一念灭,万家灯火相祝团圆,这才是我们向往的真正情节,而枯萎的凤蝶,失飞的孔雀,就刻在时光的断点之上,成为往事,有故事没什么不好,最重要是让故事成为美好,而不是虐心成癖,违背了初衷。
      羡慕也尊重有天分的琴师,宫商角徵羽,挥运春云夏雨,从来都把喜舍写在和雅的面孔,知趣懂礼,让人憧憬向往,为风雨人间,弹奏幸福的华彩,这华彩,可不就是“夕阳山外山”,这才是空中绽放的莲花,远远胜于悲情小调。
       网络里,多见真诚支持的朋友,风起论坛流云文友知我爱好古典,为我甄选她收藏的美图和戏曲唱腔,属于沈园系列,姐姐一样的关注,为之感动,又不好妄语言深,只借一分动力,写就“流水高山”四个字,另书“琴台”,骋怀秋情,这份情,不关山盟海誓,是戏剧的舞美背景,感恩朋友心,鸿飞天涯月。我知道流云文友童年坎坷,就许一分童心,开心讲故事,寒山快雪,于心逃禅,在这样一个有雾霾的日子,驱散心底的寒凛,捧一盏暖茶,共祝快乐秋天。
        题诗风景,早忘经年,爱莲者心空知我,于莲花覆雪时,期待有梦有戏的清欢,因有挚友而沉静,因为了解而求淡然知足,这才是充满关怀的心灵世界,为你,为我,也为他,构筑一个灵魂世界,那一定是美丽的夜风,吹过落花的琴台,一袭锦绣,相许这样的流连,只关戏里的幻景,我,仍在时光深处,临摹着那朵青莲,而风,正于秋天漫步,路过我的忧伤,你的怀念。




酬赠流云姐姐
书法原创:冷雪独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2: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荷花园 于 2015-11-1 02:52 编辑

  
  
本帖最后由 荷花园 于 2015-10-30 15:52 编辑


梦里花开 发表于 2015-10-30 08:39
流云姐,我明白的。早安


秋祺妹妹“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网络相逢不问缘---且愿安好!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我在寻觅...... -
   ”寻宽慰寄意空间度时光...”自从**会员后,整整一年来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起先黑白颠倒。继而夜以继日忙得不亦乐乎--一直都在观赏各位文友的作品(看的眼睛都有点不舒   服了).看着他们文采飞扬.风格炯异的文章,对作者那渊博的学识.过人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网络文章真是美文美言;到他们的空间更是一种享受!相形之下,自己这个井底之蛙也敢把那些"旧习作"搬上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惭愧啊)!一位网友曾经问我:"怎么不写了?"现在的我碌碌无为没什么可写的;以前留着的无非是日记和通信录(再说原稿都发黄了,前面有些都是凭记忆打上去的).因此只能暂告一段落了...... -

  我没有基础,眼高手低,偏有附庸风雅的奢好.一直以来我在寻觅--如果有缘能够有幸遇上一位会写作的人,可以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当素材提供给他(她)(琼瑶写<《穿紫衣的女人》就是根据别人提供的故事改编的,不是吗?)不知自己这个心愿能否实现?我期待着......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 16: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姐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 16: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的图图和冷雪兄的文字真的是相得益彰,美妙绝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 16: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冷雪兄的散文与书法更是绝妙!祝福仰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 16: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花姐姐分享妙作!祝福开心顺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8: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8: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旷谷幽兰 发表于 2015-11-1 16:14
姐姐的图图和冷雪兄的文字真的是相得益彰,美妙绝伦。

哪能相提并论------偶是 文字不够图片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8: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旷谷幽兰 发表于 2015-11-1 16:15
冷雪兄的散文与书法更是绝妙!祝福仰视!

是 啊  多才多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9-12-7 22:14 , Processed in 0.174005 second(s), 22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