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762|回复: 1

桐华飘落的季节  作者:蝶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30 14: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桐华飘落的季节  作者:蝶雨


  总会有恰如其分的风雨,让那些花做畅快淋漓地飘落。在繁华簇拥的四月末,桐花的重量挑不起北国盛装的春天。面对铺天盖地的胭脂,桐花来不及挑一些最爱的情节,让自己轻盈如同蜂蝶。或者如柳絮般飞舞,或者如陨石般砸落。在露重的暮春,桐花突然跌落的声响,是谷雨前后的一粒种。于是甜香的味道便敲开了记忆的壳。

  有雀跃的孩童像多年前的我,从狭窄的村道间走出来。挑一朵带着花托的小喇叭,照准喇叭口用鞋底飞速一踩。一声响亮的脆响,便是一段青春的绝唱。一阵爽朗的笑声,便是一次绚烂的满足。而总在夜晚匆匆而来的风雨,清晨便急急散去阴霾。总能让铺满一地的淡紫色,做最大程度的宣泄。伴随着乡村的简单,桐花们曲线玲珑撒发着幽香的酮体。只能是孩童们信步踩出来的玩具。那种简单得随意,像极了桐树上被风摇落的枯枝,像极了用枯枝燃起的炊烟。
那些应该是花吧!只是太过普通的它们,选择了太过普通的村庄。太过普通的农人,没有谁会在意一串淡紫色的桐花,在昨夜的风雨中被凋零几何。但到了严冬叶尽之时,却总有棉桃状开裂的嘴巴,高挑在嶙峋的枝头。等一对对肥圆的斑鸠,用随意的翅,将雪一样的絮儿替那些嘴巴,说出轻盈和飞舞的理由。而此时,那些倾尽芳华的桐花们,早已皈依与蓄势待发的重生。在树下,在贫瘠而干旱的北国。那些飞雪般繁茂的种子,随意如同农人们随意燃烧岁月的炊烟。没有人在意那些炊烟去往何处,更没有人在意那些种子在来年的春天,会有几颗萌发新绿。但桐树却依旧在默默中枯荣,将一季馨香奉献给岁月的更叠。如同豆蔻初绽的青春,却在青灯孤影中无人问津。我想,那些从来都在随意中被漠视得桐花们,是怎样一种从容与淡漠啊!
  但它依旧开着自己的花,不管有没有欣赏的眼光,不管有没有恰如其分的风雨和阳光,甚至不管有没有生命逝去的脆响。它就那么淡淡地来,淡淡地去。像短暂而多彩的青春,像随着年轮老去的故事。

  有风雨的夜里,它是儿时牙牙学语的古诗,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桐花们只守着家园的沧桑,守着一季季属于自己的快乐和痛苦。快乐的时候,它是被孩童抿在嘴角的小喇叭,就连孩童们随手扔掉的一撇,也都是最自然的甜。痛苦的时候,桐花会带走那个烟斗状的依靠,带走自己的前世和来生,走的那样干净利落,就连没落也不想惹得一声叹息。

  没有风雨的日子里,它们会珍惜短暂的晴好,任凭春风的多情。将一段桃型的恋情,从虚心的躯体里抽出来,然后,晾晒在最顶端的阳光雨露里。然后让宽大的叶子簇拥着属于自己的满足翩翩起舞。而此时,那些不再盼望飞舞的花儿们,将自己锈迹斑斑的脸,变成一张张鼓起的帆,在草长莺飞的初夏,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像多年前的我,像背着书包雀跃的孩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7-23 12:00 , Processed in 0.156102 second(s), 25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