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23|回复: 2

野有蔓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1 21: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人人文学 于 2020-11-21 21:36 编辑

野有蔓草

王泮政

    最早把野草与爱情联系在一起的,大概只有《诗经》里的“野有蔓草”罢。在缀满露珠、春草葳蕤的阡陌田野里,一对帅哥靓女偶遇,一见倾心相恋,再见携手藏入芳林深处,双双比翼齐飞。爱情之神降临在何等美妙的时空啊!而那茂盛的野草,怎么也觉得像是成人之美的红娘月老,萌春的草儿将心事寄托给她身边的意中人,去追求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煦暖的阳光,鲜嫩的蔓草,晶莹的露珠,壮实的小伙,惊艳的美人,这是一组奇特美妙的组合。这组画面,从农耕文明时代一路走来,抵达现代文明社会,仍然灼灼其华,展示人类社会爱情的美好。

    再读《野有蔓草》,突然对野草有了一种深深的敬畏。

    然而最早,我却对野草是爱恨交加的。

    家居鲁东南半岛的乡村,一年四季除了冬季以外,从春天到深秋,整个田野就是一片野草的大地。所爱野草的理由极其简单。家中好像常年养殖牛羊和兔子。都是食草动物,一日三餐自然就离不开草料。上小学读初中都在本村和邻村的学校,离家挺近。上学读书是我少儿时代的主业,放学回家获取牛羊兔的草料就成了我另一项雷打不动的营生,也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放学之前约好伙伴,到家后撂下书包,卷起一个煎饼或者拿上一个窝窝头,拎起草筐和镢头,边吃边嬉闹着向坡里奔去。村庄以外的四面八方,田野里、荒岭间、沟渠旁,凡是有茂盛野草的地方,我们都逐一地拜访过。野草是我们的救星,当然也包括野菜。那些絮草秧子、茅根草、芙子苗、猫耳朵、苦菜子、茅谷绒等等叫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野草野菜,在镢头的检阅下纷纷遛进了草筐,天擦黑了,草筐也满了,回家去喂养那些期待新鲜草料的牛羊和兔子们。母亲看着满头大汗的孩子,心疼之意常常化作一二个煎鸡蛋或者一块面饼,野草带来的特殊福利让我对野草心存感激。也漫天漫地地想,野草是最无私的,人类是最残酷的,我们用最原始的铁器工具割野草的肉、砍野草的头,有的甚至斩草除根,野草哭泣了吗?野草灭绝了吗?野草的后代报复人类了吗?我爱野草,对野草的爱简单到只是能够快速地获取她,然后将她送入食草动物的口腔里,由此偶尔还能获得母亲犒赏的一点美食,这于草何忍?

    比这更残酷的是恨草。特别是田间里的野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每年种植棉花和玉米、小麦、地瓜、大豆、谷子等五谷杂粮,庄稼出芽后,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可着劲地生长。恼人的是,野草也不甘落后,紧跟庄稼的脚步旺长。野草与庄稼挣水挣肥,像是一对天然的冤家。庄稼想它的主人快来把这些野草灭掉,自己有个生长的好环境;野草想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和庄稼挣吃挣喝,长成壮实的大草。而庄稼人想要五谷丰登,还是抓紧除草吧。正是炎炎夏日,酷暑难耐。手握锄柄,在大片的庄稼地里拉开马步,一垄一垄地锄草。汗水直流、腿痛腰酸的高强度劳动,竟模糊了与读书课本上的连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在热气蒸腾的田野里,我终于完成了对一首古诗的切肤领悟。

    我深刻地领教,从播种到收获的过程,至少要耘锄三遍才能保障庄稼正常生长不被野草侵扰。而今的现代化机械和除草剂将人们从繁重的劳作中解放了,可彼时哪里有这等好事。我实在佩服父辈那代庄户把式的坚韧。他们一日三时上坡,早晨早起下地锄草,干上一二个小时,早饭后上坡大约干三四个小时,下午再干四五个小时,一天下来大约干十多个小时的活,锄十多个小时的草,真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庄户把式们锄草有板有眼,一天也就锄一亩多地,锄后的野草毙命,庄稼便来了精神头,比着赛旺长。我的承包田里的野草仿佛永远也锄不完似的,一茬一茬地疯长,成长了茂盛的野草,却影响了庄稼的品质和产量。半生与野草为敌,在与野草有关的日子里,天天和野草打交道,锄不完的野草,长不好的庄稼,直让我没有颜面见江东父老。每每看见地里的野草肆虐,就会有一股无名之火在升腾,我恨野草。去除野草,最令人恐怖的是遇到连阴雨天,昨日刚锄一遍,今日小雨绵绵,野草不但没枯萎,一夜间又活了一片。望着除不尽、赶不绝、折腾得我生不如死的野草,我喟然长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锄头除不完,满坡皆青碧。有时想,如果草儿只长在庄稼地以外的地方,该有多好!我的天真的想法让一边等着喂草的老牛嘿嘿地嘲笑了半天。

    野草何罪? 我这样怨恨野草,是否对陪伴我走过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一种植物的不公?其实野草是万千物种的美味佳肴。有了野草,它们的生存才得以富足悠闲,譬如牛马,野草肥美喂养得膘肥体壮。牛马驴骡是农耕文明时代的重要生产资料,野草将它们养大,替人类劳作,工业文明时代的牛马驴骡成了人类餐桌上的美味,包括羊兔鹅等等,这鲜美的肉食美味,岂不就是一盘盘鲜嫩的野草?是野草喂养了牛羊,是牛羊丰富了人类的食物,提升了人类的生活品质,人类是食肉的高级动物,间接的也是食草动物。

    最爱野草的自然是老农。野草遍野仿佛是他们最富有的年景。野草茂盛的季节,老农除草薅草,一边将新鲜的野草作为饲料喂养牛马驴骡,一边将吃不完的野草晒干储备,作为食草动物们过冬的美食。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一垛一垛的草垛散发着鲜草味的芳香,这展示着农人的勤劳成果,也让庄稼汉们的日子过得安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也许只有他们才理解其中的真正涵义。

    野草生于田野,凡是有泥土的地方就有野草。严冬将尽,春风拂面,田野在春风的亲吻中苏醒,野草的根系在润湿的泥土里伸展,深呼吸,打个滚,芽头破土,田野顿时弥漫了青青的草芽,赭黄枯萎的大地逐渐有了生机,沉闷灰暗的田野渐次有了亮色。迎春花、报春花艳丽,也不过仅仅是春天大地的匆匆过客,而满坡满岭的野草将绿色送到人间,是铺排到人间大地的绿毯,野草是田野的主宰,人间的尤物。

    蛮荒时代的人类,似乎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野草。野草浆果为食,延续着人类不息的生命灯火。培草茅屋栖身,蓑草为帽成衣,抵御雨雪风霜,抵挡严寒酷暑。野草无处不在,无它便缺少了生命的原色。由原始人进化的人类,从野草中寻衣觅食,与野草相亲相爱,同野草相伴相依。

    野草是草原的灵魂。也许只有三处可称之为地球上的浩淼无涯:一者是大海,一者是沙漠,一者便是草原。大海里有水藻,沙漠里无野草,草原上野草葱碧。蓝天、白云、野草、牛马羊群,组成了草原最为壮观的景色。如果没有野草,蓝天白云失色,牛马羊群远离,草原失去了灵魂,绿色的大地便成为一片荒原。记得碧野的《天山景物记》,大家笔下的草原牧场,令人神往。李娟草原里的《春牧场》,艾平《呼伦贝尔的回响》,鄂尔多斯大草原的神秘,等等,历史和现代的草原,人类活动的终极追求,无不是关于大草原的膜拜,无不是关于野草的故事。

    这些当然还远远不够,远不是野草的全部。我们看似是一种十分普通的野草,或许就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草药。记得小时候上坡割草,不慎让锋利的草叶割破了手指,血流不止。邻家大哥二话没说,及时采来一把萋萋毛,用石头捣碎,挤出汁液,按在我手上,一会儿血止住了。大哥说,萋萋毛止血,我们常用。原来萋萋毛不光做小豆腐美味可口,还能够凉血止血,解毒消痈,清热除烦。

    谁的家乡田野里没有几种、几十种、甚至上百上千种治病救人的野草?我的老家田野里常见的一种非常普通的蛤蟆皮草,晒干泡水喝,清热解毒,利尿消肿,外用治痈肿,痔疮肿痛,乳腺炎。而另一种普通的冬凌草,全草可入药,其味甘性寒,入药具有清热毒、活血止痛、抑菌、抗肿瘤的功效,可用于治疗咽喉肿痛、扁桃体炎、感冒头痛、气管炎、慢性肝炎、关节风湿痛、蛇虫咬伤等多种症状。看看吧,就是这一棵棵不起眼的野草,竟然就有这么大的药力功效。难怪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从35岁开始一生长服灵芝,101岁无疾而终,用自己的一生见证灵芝草的长寿之道,被后人称为"药王"。

    而名闻于世的中医医学,她的源泉之一也来自于野草。李时珍的中医宝典《本草纲目》,记载的植物药类,就有草部类的山草、芳草、醒草、毒草、水草、蔓草、石草等数百种野草。我在农村老家,还有常见的艾蒿、甘草、丹参、野菊、婆婆丁、扫帚苗、马齿苋、车前草、百合、地耳、忘忧草等野草。蒲公英被誉为“药草皇后”,不仅可做野菜蘸酱下饭,而且可以清热消毒,可以治疗眼病,可以治疗盆腔炎,还可以美容养颜,成为《本草纲目》中的奇方妙药。俺乡下老家叫蒲公英为婆婆丁。你听,婆婆丁,多么熨帖接地气,仿佛在乡间小路上偶遇一位慈祥可亲的婆婆,向行人打着招呼;而蒲公英的名字,就多了些诗人的气质,文绉绉羞赧赧韵成一阙阙诗词。其它如车前草、百合草、忘忧草等等,每一棵草的名字都富有暖心的诗意。

    一棵野草对人类的贡献有多大?栖在温润大地上数不清的野草,从中提取大量中药的野草,不止为人类贡献了疗治病苦的功效,还给人们带来了诗意盎然的灵感。这是野草对于人类的奉献,这是野草四季轮回的凤凰涅槃。区区一棵野草,对于人类健康的生存而言,居功至伟。

    其实野草一生卑微,终其一生努力,难成参天大树。然而大野宇下,阡陌沟渠,只须一抔泥土,只要几滴雨水,只需一丝春风,便会破土成绿。人类对它用尽了卑贱的词汇,什么命贱如草、墙头草、无名草根、草木一秋等等,它对俗世之人的龃龉不理不睬,任脚下踩踏,任众物侵食,任锄地除草,独自笑傲江湖,甘愿扮靓人间大地,泽被芸芸众生。我想为什么鲁迅情愿作野草,等待着地下的火烧,因为最卑微的生命也许是最顽强的生命,只要春风吹过的地方,到处都是青青的野草。野草是大地的点缀,是参天大树的陪衬,也是高扬生命的旗帜,卑微也,高大乎!

    少时不知野草贵,更不知欣赏野草美。多年以后,才感到最美的野草生存在古典里。人类的生产活动自古就与锄草有关。是劳动产生了美,美丽与野草紧密相连。汉乐府《陌上桑》中的村姑罗敷,“采桑城南隅,”那正是野草茂盛的季节,阡陌田间之上,草儿鲜嫩,露珠莹莹,罗敷翩然采桑,惊鸿一瞥之处,灿若辉光映照。以致使田野劳作的青春男子“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野草美,罗敷美,美美与共。

    数千年之上的《诗经》,即把野草的美学价值提到了后无来者的高度,那一地谦逊的野草,与人们的生存有关,与爱情的美好有关,与人类的延续有关。野草蔓蔓,大地生机一片,可以作为绿色生命的图腾,烘托青年男女追求自由幸福的爱情,赓续人类大爱的壮美图景。数千年以降,野草仍以自己内在的规律繁荣生长,年年荣枯,岁岁繁盛,守望着渺无际涯的地球家园。面对广袤无垠的大地,面对无尽的野草,我心中默诵着古典诗歌《野有蔓草》,向平凡而普通的野草致敬。


    【作者简介】王畔政(原上树),山东省作协会员,诸城市作协副主席。多篇散文随笔散见于《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中国纪检监察报》《大众日报》《齐鲁晚报》《散文选刊》《青海湖》等报刊。作品选入多种文学选本。著有散文集《故乡三叹》《野有蔓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1 21: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2 10: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收藏了 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8029743号-3 )

GMT+8, 2020-11-30 13:07 , Processed in 0.081057 second(s), 16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4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