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10|回复: 0

再议“尴尬”是新闻人所共有的东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23: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狼头长啸 于 2019-4-11 23:03 编辑

在3月27日发表的《随笔:请关注“为众人抱薪者”的命运》一文中,  笔者评说了李翔、赵普、王克勤等一批良心记者,因对国计民生状况敢于实话实说,为民请命更是勇于担当的正能量行为;讲述了他们因这样的正能量行为反而遭受黑社会的暗杀,或被迫离职的种种厄运。笔者呼吁:“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虽说这是早在2015年就频现于网络,并长时间成为热门话题不胫而走的旧闻,但若能继续“炒”出这样的“冷饭”,相信读者“食之”也会倍感其中虽有苦味儿,但却也有其难以被替代鲜味儿。有鉴于此,笔者为了披露如“小崔”等良心新闻人的若干无奈与尴尬,也将2011年1月26日发表在新浪、凤凰等多家网站上那篇《白岩松的尴尬是新闻人所共有》一文,翻出来“炒冷饭”,旨在提醒全社会对他们应当予以关注、关怀和爱惜与保护。

t01fee26e2b48a83eef.jpg

白岩松的尴尬是新闻人所共有
作者:李树身(狼头长啸)

“白岩松是个社会主义掘墓人,是汉奸文化的代表,是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言人!是我等劳动大众的天敌!”
“白岩松是谁啊?不就是个话筒吗?”
“白岩松等一伙推崇的美国式民主,能解决蚁族、房奴、千百万农民工与和他们分离的妻儿老小的困难吗?”
“白岩松很装逼,尤其是装的很有思想似的 。其实他狗屁都不是,他一副汉奸嘴脸!”
“白岩松装的很深沉,其实很浮浅!是伪君子的形象代言人!”
以上,是因为白岩松在近日继10年前发布《痛并快乐着》一书之后,又发布了新书《幸福了吗?》所引来的部分网友对他的诟病。
出于猎奇心理,我浏览了一下听书名就有温馨感的《幸福了吗?》,觉得它比起《痛并快乐着》来,其中少了很多焦虑、挣扎和痛苦的情绪,多了许多平常心和乐观主义精神。特别是其中这段话令我产生强烈共鸣:“上世纪的战乱时代,偌大的中国,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而近日,偌大的中国,再难找到平静的心灵。不平静,就不会幸福。”
笔者看得出来,《幸福了吗?》是白岩松在发布《痛并快乐着》一书的10年之后,对自己的又一段人生旅途的总结,也是他在跟自己内心对话的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他似乎找到了某种支撑自己良心行动的力量。
笔者认为隨着社会文明进步,现在的言论逐渐显得越来越宽松与开放,这值得国人欣慰。大家可以对同一个人和同一件事发表各自完全不同的议论与评价;可以对任何人或“神”也都享有其批评的权利,这就比只有一个声音说话显得更加民主、和谐。正因如此,笔者在尊重诟病白岩松那些网友意见的同时,也要说说对白岩松的看法,并同样希望得到不同意见网友对我以平等的尊重。
坦白的说,作为已经放弃新闻从业多年的旧新闻人的笔者,至今还是比较赞赏白岩松的。因为我深切的体会到,在中国做新闻人是需要具有多么强大的耐力甚至抗击打力,多么需要有一根强韧的神经才能够经得起摧残。因为在恶劣的新闻环境里,品行高洁者、行动有力者,往往遭到戕害,不是下狱受罪就是被“下课”,还极有可能成为新闻行业的“殉葬品”。
像笔者这样只能采用知难而退、中庸自保态度来对待新闻事业的人不少,因为我们大多“平庸”。而能够代表中国新闻界的良心良知,能像白岩松那样忍辱负重坚持做新闻,并能够鼓舞着中国新闻人前行的人,又的确太少,寥若晨星。
所以我认为,在央视以及在白岩松的其他同行人里,如果我们不只是因为抓住了他曾经说过的某几句看似失误的话,就去全盘否定他,那么白岩松则理应算得上是一个敢言者,一个敢说真话实话的良心新闻工作者。但有多少人能真正看到这样的新闻人时刻靣临着若干困境,因而他们往往才会不得不采用迂回包抄战术?或许正因如此,他们也就不知不觉地为鼠目寸光浅见者们送上了诟病他的“把柄”。
有人指出,在白岩松的《幸福了吗?》一书中,对10年来新闻大事的梳理和评点,每一处都体现了他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如果一辈子做主持人,那么就有可能会“做一个不顺从的群众”、“不能改变领导的群众不是好群众”等等。最终他总结出了“捍卫常识,建设理性,追寻信仰”这12个字,并给自己描绘出了一个新闻人寻找力量和幸福的路线图,且用行动去实践自己定下的路线。
他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的挫折里,这对他心理该是何等巨大的考验啊!面对那些被拆迁的,被通缉的,被侮辱的和被伤害的人们,白岩松的这种自我修复的韧性,至少值得笔者本人佩服。尤其是他对央视言论的奋力拓宽,便体现了坚持所给他带来的无穷力量。竟管言论环境有起有落,但他的新闻之路却并没有越走越窄。
在判断新闻业是否进步,是否值得去为之付出的标准时,白岩松说,是否有真正优秀的人才还愿意把自己的理想在这里安放?不管经历日复一日怎样的痛苦,但仍然在隔一段时间后就会在社会的进步中,感受到一点点小小的成就感。假如真正有理想有责任的新闻人,永远感受的是痛苦,甚至在领导的眼里,反而是麻烦的制造者,并且这样的人,时常因理想和责任而招致自己与别人的不安全,那么理想与责任可以坚持多久呢?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愚以为这些“问号”,不仅仅是白岩松一人的感受和靣临的尴尬,而是当今所有真正的新闻人感同身受的东西。
正如一位已经愤然退出新闻业的同行所指出的那样:“夹缝中求生存——这是中国所有良知新闻人的状况!桎梏太多——体制使然——所以我不干了!”的确,他道出了当代多少新闻人的心声呀!
有人评说,为什么现在有许多人喜欢笑蜀、韩寒、白岩松这三个人呢?因为他们的一只健笔、一方博客、一张利嘴可以影响到很多人。他们评点新闻,不仅为公众馈赠了思想与常识,也把“改良主义,渐进式演进;反对暴力,相信时间的力量,多研究问题,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些理念科普给了公众,从而形成共同推动国家民族进步的巨大力量。当然,坚持这种理念并身体力行者,远远不止这几人,而在藏龙卧虎的互联网上则更多。
也有对现行新闻业完全丧失信心的业内人士说:“本人过去也是新闻工作者,特别能理解做电视新闻的酸甜苦辣。也讨厌一些‘新闻油子’。现在在家做专职妈妈,也还是有一份新闻情结。希望‘白岩松们’越来越多。”她这话,不能不令人闻之心酸并胆寒!
有网友对笔者说,这是体制不完善所造成的。想想,觉得此话不无道理。于是,我联想到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新作《吴敬琏传》中提到:中国最大的危险是,如果体制不改革就不会有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就必然会出现官僚资本主义者。他们会巧妙地借改革之名而掠夺大众,使大部分财富被一小撮人鲸吞,而百姓却因此而变得一无所有,那就是“国无宁日”了。
于是,我又联想到美国当地时间9月22日,温家宝总理在纽约与美国华文媒体和港澳媒体负责人座谈,并回答媒体负责人提问“关于如何理解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内在关系的问题”时所强调的这一段话: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也不会取得彻底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我们政治体制改革最主要应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就是要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就是要有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使人们能够更好的发挥独立精神和创造思维,就是要使人能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内涵。
我渐渐明白:只有在完成了全面体制改革之后,白岩松和所有新闻人的尴尬境况,才会随着新闻体制的改革和完善而得到改善,除此别无它途。

9e895573gy1g0u8m1olnlj20640620uh (1).jpg


1554194721104.jpg
     
9e895573gy1g1dxykssr6g20c809sjs5.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9-6-24 16:48 , Processed in 0.204404 second(s), 26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