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699|回复: 0

“后普京时代体制”真的日益脱离现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3 16: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着俄罗斯普京政权越来越显示出集权专制的色彩,言论遭到空前压制,很多俄罗斯以及国际上的学者和专家都认为,这是普京政权走向苏联末期统治模式的迹象。”
上述这段话,出自2019年3月18日“网易号”发布的《凝聚力不再,普京深陷苏联解体前危机局面中》一文开篇之导语。它像磁石吸铁般顿时吸住了本笔者的眼球,便一口气将它读完。之后,笔者疾书读后感于下,与众网友分享。
首先,笔者完全赞同该文导语归纳的基本观点:综合媒体2019年3月16日报道,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政治学者开始讨论后普京时代。与此同时,俄罗斯议会最近接连通过一系列法律,大幅强化控制互联网和社会的力度。对此,许多政治分析人士说,与苏联步入黄昏时相似,普京体制正日益脱离现实。
是的,笔者认为时下全球时政评论人士,一直都在密切地关注着正处于大变局中整个人类社会的种种细微变化。更由于长期以“新闻自由”而自我感觉良好的西方传媒界,如今也假新闻频发,逼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主流媒体泼口大骂之后,情非得已的自己动手在“推特”上发布讯息,开创“总统推特办公”历史先河。从这件事儿的发生,便足以让世人看到新闻业传播“真实”的职业道德正在逐渐淡化,因此后普京时代控制网络自由则不为怪。
该文称,变局距离2024年普京的本届总统任期结束还有多年时间。但一些严肃的政治学者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普京本人和普京体制的未来。同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俄罗斯一名战略问题学者日前表示,普京不打算像津巴布韦前领导人穆加贝那样一直在台上执政到93岁,普京将离任,今天统治俄罗斯的普京体制会发生很大改变。
笔者的读后感之所以能与该文产生思想共鸣的原因,绝非仅止步于“今天的普京像晚年的列宁”这一观点,而是对其作出的“互联网自由是重要指标”的这一评估,表示更加赞同。笔者如此赞同的主要依据,正如俄罗斯活动人士所说的那样——人们能自由出国和互联网自由,这是90年代俄罗斯民主化进程中的重要标志。如果其中的互联网自由消失,说明普京体制不但处在危机之中,也是转变成专制体制的重要指标。由于很多人都不关心政治,所以俄罗斯民众过去通常对当局的一些迫害打压手段漠不关心,认为同他们无关。但如果当局更严厉控制互联网甚至出现各种限制和禁令,那么涉及的范围将更广:先是波及到对政治敏感的人,然后是更多的普通人。这只能引起更多的愤怒,推动更多人更负面看待普京政权。
笔者认为该文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它一针见血的指出,“埋葬”网络自由,也会“埋葬”自己。 


VlpeJ=Kmyce7SgKohSUVOQiGAW17SxLDob9VV2q23MDxI1552886184807.jpg   

(图:来源于“网易号”原文)


在大数据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相信许多网民都获得了“俄罗斯全国许多地方一周前爆发示威,抗议当局控制互联网......莫斯科的示威集会人数能达1.5万人以上”这个消息。该消息称,在鞑靼斯坦共和国工业基地卡马河畔切尔尼市,那里的活动人士于当地时间3月10日在当地检察院门前竖立了象征性的普京坟墓和墓碑。活动人士说,普京埋葬互联网自由,民众也开始埋葬普京。显然,时下像征专制的后普金时代,与开放、宽松的前普金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而他“硬汉”形象也将在后普金时代中淡化。  
举一反三,笔者禁不住联想到,最近学术界很多有识之士都在讨论“传统文化如何在现实中落地”这个话题。有人认为“传统文化如何在现实中落地”,不仅限于如何落实到制度设计,它还应落实在社会、政治、文化、伦理等方方面面中的“对与错”;还必须让那些秉持传统价值观的人,都要给出自己的见解并能做到身体力行,从而方能在社会上成功的实践这些信念。而且制度和道德绝不能完全分开,因为没有任何制度能在道德败坏的情况下成功。所以,在这一点上道德比制度显得还更重要。
但是政治秩序在西方文化中,本来就是对道德的一种阐述。若换言之,则是政治秩序体现了他们对何为“正义”的理解。笔者必须强调指出,柏拉图的《理想国》决不是阐述一个完美城邦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而柏拉图只不过是通过虚构一种政治秩序的方式,用来阐述何谓“正义”的。所以说西方政治制度设计的根本理念,是围绕“作为一个人意味着什么,什么样的政治秩序才能帮助人实现人的终极目的”这些问题而建立的。
比如,虽然美国的共和制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是它所基于的理念历史悠长。因为从《旧约》、希腊罗马,一直到基督教、新教,整个西方文化都是从哲学和信仰两条路上探索永恒的真理,最后合而为一,而美国就是这两条路合并的结晶。如果这些理念在漫长岁月中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它在今天和以后也应该是正确的。基于这些理念而建立的国家,只要它能够回归这些理念,那么它就会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复活并重新变得伟大。因此我们须理解“这个国家的敌人不是时间,而是理念的失落。但她有一个先天的优势:制度的建立基于正确的理念。从这个角度说,制度的修复也代表着理念的回归”这个贴近科学的原理。
但我们切不可偏执的完全否定,东方的古老的信仰和文化其实处处相通的。西方斯多葛的“自然法”,便和东方老子的“道”几乎同出一炉。所以说应当看到相同的智慧和美德,在东西方都出现了,只不过在共和制的产生,东方则迟来了百余年。因此,时下后普金时代正面临“埋葬”网络自由,也会“埋葬”它自己这一推论,应当是具有说服力的前瞻预言。对此,我们唯有留待让事实和时间去验证。
145658746953706760.GIF


BS2SVkVoN9I2AAAAAElFTkSuQmCC.png       


151058094196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9-4-20 14:28 , Processed in 0.151675 second(s), 26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