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529|回复: 0

情非得已,这件挠心事儿必须说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9 16: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笔者实名李树身,昵称“狼头长啸”,退休14年的职业新闻人。2009年8月注册新浪博客和凤凰论坛开始写作网文,至今已长达9年半时间。记得只有10余天因出国旅游中断写作之外,除此每天发表以时评杂文、随笔体裁为主的作品少则一至两件,多则三至四件;用一年365天乘7.5计算其发表量,则一目了然。
在2015年召开全国两会期间的3月8日,“狼头长啸的新浪博客”被封号,后来“凤凰论坛”停办。从此,我这“两只原始股”就消声匿迹了。为了防患于未然,以及不愿“在一棵树上被吊死”,更不愿“将所有鸡蛋只放进一个篮子里”,所以从2011年8月开始,本笔者先后注册从业于本行业的“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新民网”、“光明网”,“海外网”、“南方网”、“人民网络日报”、“新华网思客”,以及其它30多家知名网站的博客、论坛。
可是,在此之前的9年半期间里,世事沧桑,星移斗转,云波诡谲,网事变迁......于是,因一些网站的停办,和继“狼头长啸的新浪博客”被封号后另一些网站也追随其后,将本笔者的账户封杀。迫于无奈,笔者只得变化多个昵称,重新注册这些网站,回头重来。
比如,用昵称“狼嚎荒野”、“李树身”、“狼头长啸李树身”注册的新浪博客,仅用了两三天又被封号。
比如,本笔者的“狼头长啸天涯社区”、“狼头长啸凯迪社区”被封号后,再改用“李树身天涯社区”、“狼回头来凯迪社区”,用了较长时间又在所谓的“敏感时间段”被封号。而且他们还戏弄般地说,将在“10年后”替我解封(同时也将打赞我的所有稿费侵吞),实在犹如文革式斗争的冷酷无情!
比如,在今(2019)年两会刚召开之际,“李树身的今日头条53602474314”不能发稿,“李树身1的今日头条”先后被告知曰:“该状态暂时不能发文”和“该账号已被封禁,内容无法查看”。
比如,“李树身的简书网”被封号后,时隔几月我又换昵称“李狼回来”,再次成功注册开始写作发文。该网站虽大肚能容,可也多有磕碰再现。
类似情况尚有许多,而且众多网友和正义网站看得一清二楚,还有为我仗义执言者,令笔者感恩不会忘怀。
那么笔者为何要撰此文唠叨?这是由于笔者在互联网上被封号过多,同时被逼迫改换昵称也多,所以近期我注册的两三个不了解我的网站,才会在收到我的投稿后告知,说我“此文已有高度相似之文,不宜发表”。显然,这是有理由地怀疑我在可耻地抄袭剽窃他人的“原创作品”。我深感伤痛!
其实稍稍动一下手,登录百度、360、搜狗等网站的网页搜索引擎输入该文章的标题,便可很快查出哪家网站发表该文的时间最早便是原者。这是作不了弊的!所以笔者早在网上多次发表声明,告诉相关当事人请按我的发稿次序查证。我首先发“人民网”、“新华网”、“博客中国”,然后才依次发“腾迅空间”、“四川在线-麻辣杂谈”......等等网站。
我把这种查实方法荐与了“360个人图书馆”的编辑朋友,果然几天来“是否原创”的这个疑团顿解。今晨,编辑朋友发来消息告诉我说:“祝贺你,你的文章《读古诗词佳句随感(十一)》已经通过原创审核,被标为原创,并收录于“原创频道。锦绣文章贯天下,丹青妙笔递芬芳。千万馆友感谢你的辛苦耕耘!”笔者深深感到,如果多严数网站编辑朋友都能像“360个人图书馆”编辑朋友如此的严谨治学,那么就会由此少让网民感到心寒齿冷,反而必将感到网站温暖如春;与此同时,也或将彰显其网站网管、编辑、版主的三观和人品,并成为网民学习的好榜样。
一不做,二不休。笔者干脆将昨晚发给“360个人图书馆”编辑朋友的文章原件重发于下,旨在互动交流中可望看到经验与教训,则善莫大焉。
***************************
360截图20190319160659487.jpg
360截图20190318210506501.jpg
下面是我发表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的《再次声明:欢迎转载 拒绝剽窃》的链接与截图。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2/165585173.html
360截图20190318213213309.jpg
*****************************
读古诗词佳句随感(十一)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此佳句出自北宋苏东坡的词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历来,赏析大文豪苏轼诗词作品的诗词爱好者颇多,因此对于这阕词的解析,也便各有千秋,所以切不可轻易认定谁领悟的最深刻最全面。
首先得弄明白此词的创作背境,方能有助于赏析——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去世。这对东坡的打击甚大,其心中的沉痛与精神上的痛苦不言而喻。
这从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可以感悟:“治平二年(1065)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名弗),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之后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于是写下这首传诵千古的悼亡词。
由此可见,历来的赏析者们都基本上倾向于这样的概论——苏东坡做了一个遇见亡妻的梦,醒来感慨系之便填下这阕词,用来表达对妻子的深切怀念;而此词,也开了悼亡词之先河,所以才会被后词代评家们视为悼亡词中的绝唱之作。
笔者认为,赏析此佳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须将其拆开来逐一解析,或更有利于领悟其语境中所透出的信息。
倒过来先讲“尘满面,鬓如霜。”应当说,这六个字不仅言简意赅地描绘出了栩栩如生的诗人之哀愁凄婉形象,同时也表现出了诗人丰富而又复杂的思想感情。于是再倒回至前面的“纵使相逢应不识”,就会让我们读之顿悟诗人心中竟是这般的肝肠寸断、悲痛欲绝:“其实我们早就是死生异路之人,即使能在梦中相见,可我已风尘满面,而且衰老的两鬓都已经斑白,你也就识不出我来了......”
能与苏轼怀念亡妻词作品佳句比肩者还真是不多,但也有后来者可追。笔者认为,那便是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纳兰容若的《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而此词中的佳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完全可与苏轼的佳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相媲美,而且难分高低。

BS2SVkVoN9I2AAAAAElFTkSuQmCC.png
151058094196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9-10-15 14:34 , Processed in 0.175090 second(s), 27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