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97|回复: 2

新诗百年-- 李光明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1 10: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蒺中月 于 2018-11-21 10:56 编辑

新诗百年-- 李光明的诗歌
温度(组诗)
/李光明

在水乡


他皮肤黝黑,显得牙齿很白
“现在没有私人的乌篷船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流露出歉意
这当然是没必要的


我们默默地坐在船上
经过一座苔绿斑斑的石桥
船从桥底下驶过,碰不到桥的


但我还是低下了头颅
桥上还有人缓慢走过
跨过我们一群人弯曲的身体


我并不难堪
这辈子,低头的事多了去
不在乎再低一次

鸟做的云

那些云是鸟做的
白色的鸟

它们都要落下来
落进湖里,落在老槐树上
落在越走越窄的山路旁

那些鸟曾经飞得很快
对这片水域陌生的那一只
飞得更快一些

有的逐渐慢了下来
像失去土地的母亲
她穿针的动作更慢了

我们还可以走得很快
这些年我们已经走过那么多的地方
但有更多的地名已被我们忘记

暴雨前,经过一个池塘


习惯了转身,记不住熟悉的人
尚且远离家门,就掏出钥匙


更习惯与一池之荷保持距离
沉重的部分,允许浸泡水里


我深陷尘世之中,美德只是幻想
但一朵花远离泥土,必然和我靠近


它附带夏夜,蛙鸣,夜风中的浓香
此刻适合吟诗作赋,听风成雨


每一阵风,都会将每片荷叶翻起
宛若暴君恢复理智
为一群等待流放的人,再次核对了身份

疗伤的季节

你说,此岸是她。彼岸有他
来生的故事,让我突兀地颤抖
飞鸟掠过窗口,你的脚步
缓慢下来。仿佛要替代一个赴约的人

世间没有毫无节制的爱情
你自然无力抵抗。一个酒醉的人
最不深爱的人,是自己

那么,当母亲的菜园子葱绿的时候
你来路过吧。这季节,多适合疗伤

时光

最怕一片瓦长出檐头
最怕对面坐下的人,咽不下你倒的酒
最怕路过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
我抓紧了楼梯扶手抓紧门把
抓紧方向盘
抓紧一束光线一秒时光
但随便一阵风,都可以把我朝暮年
吹过去一点
但女儿是幸福的。抄写着有答案的作业
有时候拉着我的手,走过大街
有时候声音清脆,大声和最爱她的人
顶嘴。或者,转身关上房门

写给一条河流

所有的河流
在春天相互关联。它们在黑暗中
手拉着手。叹一声气
地面就有一朵花开

我身体里也有河流
有一座火山小小的悲伤
但没有眼泪,已是很多年
如果放声痛哭
只会像一匹沧桑的狼
发出几声干嚎

我反复用嘶哑的声音
念一条河的名字。念很多遍
直到苔藓
爬上一块逐渐潮湿的墓碑
  
我们连江山都可以置换


切记,西出阳关无故人。今夜
酒杯是我的,酒是你的


我们可以置换
大漠孤烟,骆驼刺和沙粒下的城墙
是你的。江南,雨巷,是我的


我可以是画师。把雨水画在午夜
那时不需要出门。失眠的人
可以得到一场雨水。因此


要爱护我们的伞。撑开的时候
孤独就会放大,天空会缩小
但无碍一场酒宴。我们关心着粮食
和赴宴人的靴子


酒杯也要爱护。破碎的青花瓷一文不值
铜板都有伤,有前世的汗渍
绣花的手绢早已入土为安
很多花开成女人的模样


我又再次煮了酒。等马蹄声响起
等你带回一个浩荡的春天
我愿意做木兰将军的兵卒,伤口里有酒香
有脂粉的气味


我们连江山都可以置换。无话不谈


温度
  
母亲去大舅家了
父亲在屋里看电视
烤着很小的炭火
他一个人,只会放很少的炭

傍晚,母亲回来了
一边爬楼,一边说
“楼梯这么灰,也不拖拖”
她放下一小袋带壳的花生
在厨房四处看了看,又说
“不坐的凳子,收拢靠墙,
看你们乱得……”
然后,她开始叮叮当当
淘米,煮饭,清洗蔬菜

父亲在屋里用火钳
夹了两截木炭放进火盆
家里的温度
很快就升高了许多

父亲
  
斟茶,倒酒
将各种食物摆上神龛
切记,要用双手端放

此时的父亲
坏脾气荡然无存
这个对家里的一切
享有强势支配力的男人
磕头,焚香
温顺地对待我们的祖先

之后他转过身
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我
“过来,跪下!”

心如铁

一栋空旷失修的房屋,是有灵性的
谢绝一只猫或者流浪的人

如同每一片树叶,不可能
都藏下一只鸟。每一个活着的人
未必会呼吸

但每滴海水都有生命,哪怕看起来
那不像海。是缠绕过你腰腹的水蛇
将要吞下你的心脏

这颗心,好多时候酸了,痛了
早就想剖出来。捏一捏,挤一挤
再用清水洗一洗

它没必要坚硬,如生铁。否则
一定会生锈。我们怀揣着一捧灰尘

我们必将远走他乡

可以选择,做一个不被惊扰的穷人
拒绝出售,门前深陷泥地里的磨盘

不过谷麦例外。就算免不了被粉碎
还有高温。出卖是计划中的事

万物按部就班成熟。颠倒有些难以想象
像饥饿和安逸。炊烟还原为柴火
你变成回首往事的婴儿

贫富却可能颠倒,并自动切换口吻
这当然与你无关。旷野的荒凉极具美感
庄稼被巨人一阵风掳走。这种重复

才是你所习惯的。所以你取消
拆洗被褥的念头,不喜欢比被褥
更凉的东西盖住身体。如大雪埋没污垢

远走他乡是个美好的词汇。不用浪费决心
离村三里地,母亲的咳嗽声就小很多

像水面偶然裂开的气泡
你看到异乡土地腾起祥瑞之气
也看见死神袖袍里生锈的镰刀

蚂蚁

站在医院三楼
往下看
排队的
爬楼的
忧虑的悲伤的
着急的缓慢的
像一只只蚂蚁
我和妻子走下楼
有一个患者
被默默抬出医院

妻子拽了拽我的衣袖
我们像两只蚂蚁碰了碰触角

对城市的主人我们一无所知

你一直是配角。鲜花将在别人的怀抱里枯萎
站在谢幕后的舞台。你朝空无一人的座椅,鞠躬

大厅里的灯火依次熄灭,如期而至的黑
像经上帝之手缝合后的苍穹。气势华美

然后你走入街巷。街角有人蜷缩着身子
低声地哭。雨水敲打鼓膜

最后敲打着身体,如同敲响
很多面小小的人皮鼓。这让你突然有所牵挂

爱你的人终将老去。你曾在一条路的尽头
远远地望向一块墓碑。坟头草晃动的时候

多像一个人甩了一下刘海。他已远离城市
而你只是在鸟儿在归巢前,完成了一次远行

对城市的主人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不过是
镶嵌在一个个窗户里的玩偶。轻而易举地
背诵着台词。互相掩饰彼此的不安

作者简介:李光明,云南省丘北县人。作品散见于《诗潮》《滇池》《草堂》《诗刊《长安诗刊》等纸媒。作品入选多个诗歌选本。诗观:真正的诗歌,应该是高贵的,不去趋炎附势,不去刻意讨人欢喜。

作者近照

QQ图片2018112110471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7: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继续发稿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12-16 04:52 , Processed in 0.176393 second(s), 24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