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6|回复: 0

佛理禅心的意境之妙 -------赏析组诗《低处的炊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 22: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如水 于 2018-5-3 22:51 编辑

      QQ图片20160422093601.jpg

佛理禅心的意境之妙
                   -------赏析组诗《低处的炊烟》
文/禅心落韵


        佛理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晦涩抽象,难懂,不仅得悟者少,而且表达亦不易。古代不乏佛理诗人,如李白,苏轼,王维等,王维被称为“诗佛”,他开创的田园山水诗,意境造诣很深。其诗如画,画如诗,诗歌中蕴含的佛理并非说教性的语言,而是创造出一种带有禅意的优美意境,令人在空灵形象的如画意境中有所品悟。今品读一组现代诗,亦令人在如诗如画的意境中,感悟到佛理禅心的妙用之处。
意象手法应用在绘画诗词中较多。意象之词,经过在古代“诗人感物”的过程,最早出自《易.系辞上》:“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蔫已尽其言。”后来,此意象之说才偏重于诗歌。传王昌龄作《诗格》云:“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得。”表明意象是一种主客观融合的产物。适合把抽象的道理用不同的具体单一的意象组合表现出来,令读者在品味意境中了然领悟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感情。现在让我们欣赏这组禅意盎然的诗歌,看诗人是如何把抽象的佛理让人具体可感,妙用于心的。
一.意境融合的表达之美
    《喜鹊叫醒黎明》这首诗第一句:“对于吉祥的音声,与事物/在梦里,你是认真的.”表达诗人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在梦里”指出人生如梦,揭示我们生活在一个虚幻的梦里,一切都是颠倒梦想,让人不知所悟的生命真相。夜深人静时,我们才反躬自省,追寻自我,探寻真正的自己。这一句奠定了全组诗歌的基调,诗人以一颗向善的心认真感悟这个世界,把读者引入一个思悟的意境。在五浊恶世中生活,在善恶中分辨,抽象的意象通过作者选陈的物象艺术地表现出来。如“发光的修辞”这种通感的写法,用“修辞”这个物象来隐喻世间引人瞩目,令人充满美好向往的事物,但美好的事物不一定是向善的,因此,“有时靠近,也逃避着。”因果论的佛理深蕴其中,他通过拟人手法表现,便达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妙,反映出高超的语言运用能力。同时运用意识流的写法,在物象中融入自身感悟,在引起读者共鸣的基础上,引导其向更深远的意境思考。“喜鹊”是种给人带来好消息的鸟,预示对世界积极美好的期许和警示。“喜鹊在不经意间,叫醒黑暗”诗人用喜鹊和黑暗这两个物象来隐喻美好的事物出现时,也会带来不好的事物,光明和黑暗都是相对的。他采用这种意象融合使“喜鹊”和“黑暗”具有了象征意义,诗歌便呈现一种张力,令人品味。“我同太阳一样”说明作者想象太阳那样,发挥自己的光和热,慈悲辉照世间。然而,“鸟儿蹲在树上,孤鸣对应世界的任性与陌生。”这个迷惑颠倒的世间都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运行,谁能听到真善美地召唤呢,表达一种悲悯的情怀。在感悟世间真相的机缘中,总有现世的无明悲苦笼罩,而阳光终会来临,他以“太阳”的物象来表达佛理禅意,来说明尘世的你,依然沉浸在过去中,那么将来也走不出这前世注定的因果。这首诗歌,诗人运用象征的手法, 把深奥抽象的佛理用具体可感的物象表现出来,阐述诗人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在尘世中辗转抉择着,虽然孤单,但依然看到了光明,并坚信所有的境遇,都是三生注定的。这种虚实结合的意境之美,揭示他一种豁达,透彻而理智的人生观。
    第二首:《筱竹,迟暮而归》这首诗,诗人借景抒情,缅怀过去,表达美好愿景,揭示他依然保留着一颗无染的初心。诗歌借助夜风拂竹成曲,让人联想到《月光下的凤尾竹》的意境,同时勾勒月光穿竹成剑的情景,使其具有禅悟的意境美。真善美沐浴在月光中,而用“猎奇者”隐喻丑恶的事物,留下的阴影如利剑一样,痛示那些因为猎奇者而破坏了原本美好的事物,留下令人疼痛的过往。诗人寄情于物,把自我的情思巧妙的用物象表现出来,贴切自然。对于过去的伤痛,“须抱紧一湾流水向西南方向飘移”,“西南方”用借代的手法,指西藏,诗人一生的梦想就是去一趟西藏,那里是佛教圣地,对于每一个佛子,是解脱之地,梦中萦绕的一块净土。伤痛应该随水流逝,一心向佛,便可达到解脱的境地,解脱之法,自然而然的呈现。下节,便是回忆过去,应该象当年竹下吹箫的少年那样,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在白驹过隙的有生之年,“剔除目光的锈迹”,找到生命的真相,在经典的扉页上,“只等迟暮而归的人”。这个迟暮而归的人,可指诗人自己,亦可指心中人。诗人在此处,用一句疑问,巧妙进行人称转换,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使诗歌更具张力。当人到暮年,一切真相明了,就可以慈悲住世,爱恨随缘。诗人以竹喻志,借物抒情,用竹子和月光的物象展示佛法于尘世的关系。诗人以一颗初心向佛,还原世间真相,让更多的人种善根,闻善法,离苦得乐,大爱留世间,表达他人修习佛法的坚定信念。诗歌意境幽微,借物言志,于细微处见真章。
    第三首:《屋顶上的落日》诗歌用白描手法勾勒一幅如画意境,其间夹杂议论性文字,使诗歌富有哲理性。诗人观照眼前景物,回归故里,在细微的生活情景中,感悟生命的意义。“万物平等,在一条斑马线上/越是低处生长的风景,愈加明晰。”诗人借助落日余晖落在一条斑马线的现象,喻示世间万物平等的观点,回归生活细微处,风景更明晰,感悟更深刻。诗人善于观察生活,利用寻常的景物达到万物都在说法的思悟,如此思想高度,令人敬佩。
    下节,借海水翻卷的情景,隐喻世间万物向前发展。时间流逝,一些妄念和不能忘记的名字,都会在轮回中消逝。此时诗人用动态的情景寄予抽象的思悟意境,鼓励世人,即使面对夕阳,也不必消沉,不要过于执着,总会有光明辉耀心间。他用一种积极向上的信念鼓舞世人,勇敢面对现实,并对未来充满希望。同时也表达了诗人面对繁杂的尘世,再一次出离转身而不失志的乐观心态。诗歌物象与自身感悟贴切自然,意境深远,读来诗意流畅。
第四首:《路遇秋风起》诗人寓情于景,在情与景意象交融中,点明志向及对未来的期许。佛法需要传扬,需要有人懂。在故乡,母亲的关爱温暖一颗游子的心。同时点燃人间烟火,在某一时刻,一种使命感块垒于心,不吐不快。我们都是佛祖离家的孩子,西方极乐世界就是我们的家,母亲一直在呼唤自己的孩子回家。诗人用俗世的亲情,隐喻大乘佛教精神,他决心担当这份重任,“在黑暗中,高举着信念。”在寒凉的世间,也要“用力掏出纯净的花瓣”,点燃这一瓣心香,“向人间献出——在内心,燃烧多年的火把”,普度众生,让更多迷途的人找到回家的路,回到心灵的原乡。这首诗歌借秋风吹拂的感受,说明佛法需要宣扬的道理。以尘世中的故乡,母亲的温暖这意境来表现佛理,这种意与象的有机结合,使抽象的佛理“示以意象”,令人回味无穷。
二.佛理三世因果的横向延展之美
   “文以载道”是古代圣贤提倡的为文之根本。其中的“道”是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以对世界的认知和感悟。这组诗歌,诗人以佛眼观世,把佛教三世轮回的佛理融入诗歌的构思之中,使诗歌产生有层次的横向贯穿之妙。
   第一首诗里,《喜鹊叫醒黎明》,题目借喜鹊的叫声暗喻佛法给人心带来了光明,即使它在“孤鸣”,但还是会有人觉悟到“你认知的前生,越不过现在,以及它们喊出的将来”前世,今生和来世,三世因果循然,佛教基本理论,诗人在第一首诗里提出这样的观点,然后在后面三首诗中,分别用加以阐释。《筱竹,迟暮而归》中,由现实的五浊恶世切入,回忆往事,“又想起禅坐竹下吹箫的少年”指出我们前世都有一颗初心,本来就清净无染,来到这个世间,被蒙蔽了双眼,历尽世事,不惑之年才会幡然醒悟。《屋顶上的落日》讲得是如何住世,诗人借落日讲生命由生到死的过程,借斑马线的寓意,来暗喻世间万物平等的道理,最后都会归于那一线,所以,身份名利都不重要。虽然会经历世事无常,坎坷困苦,但无需消沉难过,太阳落下了,还有月亮,生命不会完结,会以另一种形式走进另一番天地。诗歌尾句,为下一首诗歌做了铺垫,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使整组诗歌铺展有序。《路遇秋风起》讲来世。佛法需要继承和宣扬。今生已经了悟因果,感受到佛法的真谛,来世决定乘愿再来,“向人间献出——在内心,燃烧多年的火把”给更多迷途的人指引一条回家的路,表达诗人悲悯的大爱情怀。
    这组诗歌,诗人用三世因果的理论按照时间的横轴,用自身感悟来表达万物说法的佛理,使读者不知不觉受到佛法的熏染,走进佛悟的境界,感受到一种延展有序之美。
三.出世入世之纵向之美
    世间法有出世和入世两种形式。诗人在每首诗歌中,分别用入世的情态表现出世的法身,使诗歌具有纵向的深度之美。即用物象的现实表现来成全意象中出世的禅心佛意。如“发光的修辞,有时靠近,也逃避着。”借修辞的靠近和逃避,来表现出世的趋善离恶,随缘而适的淡泊。“喜鹊在不经意间,叫醒黑暗”喜鹊叫醒黑暗,借傍晚喜鹊的叫声来隐喻出世的随时要保持觉知,觉醒悲喜同在的道理,表现一种清明的智达状态。《筱竹,迟暮而归》中,诗人用月下竹影的事物形态,来表现出世淡然尘外的感觉,“可以像云一样重生,不理会人间”如荷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又想起禅坐竹下吹箫的少年”,用尘世的少年来表现出尘的初心,我们都是佛子,相比佛菩萨的法身,我们的确还小。“谁还能剔除目光的锈迹,还原生命真相”,道可道,非常道,只有摆脱我们的习惯业力,才能参透生命的真相。这些都表现了诗人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世界观。《屋顶上的落日》中写到“万物平等,在一条斑马线上,越是低处生长的风景,愈加明晰”万物平等的观念喻于一条斑马线上,富有哲理性的语言,暗示万物皆有灵,一切平等的观点,体现一种对万物的慈悲心。“母亲喊我小名,依旧那么亲切”其实,一句佛号,有时也会让人感到亲切,此处,诗人用尘世母子的亲情来类比佛法真理呼唤迷途之人回家的真切之情,表现一种出尘度化众生的大慈大悲情怀。每首诗歌,都有这样的表现手法,我就不再一一赘述。这种出尘入世的感悟过程,引导读者思考如何在这个尘世安住,如何才能从中了悟佛法,诗人用这组诗歌加以示现,令诗歌具有纵向延伸,深境幽思之美。
    纵观全组诗歌,用《低处的炊烟》做题目,表现了一种浓郁的乡村气息,这种人间烟火的味道很接近我们的生活,引人共鸣。诗人从日常细微的小事物入手,采用拟人,通感,类比,象征等技术手法,通过物象意象的相互融合,寄情于景,借物抒情,表现了他善于观察生活,把佛法的感悟应用到日常的生活态度,同时展现以佛眼观世,万物说法的观点。情感沉郁,意境优美,哲理深远,具有王维田园禅理诗的底蕴,而且充满现代乡村生活的气息,加上现代诗表现手法的灵活多样,赋予诗歌更多的思想内涵,表现了诗人精湛的艺术手法和高超的构思能力,令读者感受到诗歌独有的意境之美和多层次的艺术意蕴,带来多方位的艺术审美享受,如一卷清新的禅心佛意,令人回味无穷,不忍释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5-21 16:43 , Processed in 0.149135 second(s), 25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