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2|回复: 0

感受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3: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凡人爱乡 于 2018-1-13 11:01 编辑

2015年的清明时节,气温急剧下降,北国飘雪,豫南信阳是冰风冷雨。瞅着门前的梧桐树在灰色中挣扎着萌芽,又在温暖的阳光下渐渐舒展新绿的小叶儿,我还在为身体不适心烦焦虑。好友周金富打电话道:“黄国燕,春天恁好,别闷在发型屋里,明天八点半,我带你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想着前几天因为老乡母子患癌症,为治病,把房子和店铺都变卖了,还是陷入困境,找他帮忙,他跑到老乡的婆婆租住的房屋里拍照发微博上,希望得到更多援助。周金富走了,老乡的婆婆来问:“妞儿,将才来给我照相的人是谁?他掏二百块钱给我孙女。” 我道:“他是平西办事处的,干过不少这样的好事,二百块钱不多,却是一颗善心,您就收着吧……”想到这些,我道:“好。”

4月5日多云。周金富驾车来平桥大道,把我带到刘学友办公室。周金富道:“咱们一起去潢川县,伞陂镇,王香铺村小学,看看陈有发。他是民办教师,有三十八年教龄,因为突发冠心病晕倒在讲台上,病治好后,校长怕他突发病而担责任,把他辞退了,每个月只给他五百块钱生活费,多可怜!” 刘学友道:“民办教师等于是教育局聘请的临时工,他可能不够转公办教师的条件,按理说教一辈子学这待遇是让人寒心,咱有啥能力帮助他?有些事看不惯也得看。那年,因为信阳浉河区老师的事,我一五一十地写出来报道,记者证被没收了……”周金富道:“实在没能力,咱不去潢川了。黄国燕还没去过郝堂,咱带她去那儿吧。”我想起父亲从前在湾里当民办教师的苦难经历,很想去探望陈有发老师,又想刘学友有记者证都帮不了他,自己更没发言权,坚持去了又能如何?便道:“你们想把自己打造成春天么?” 刘学友笑而不答,他为我和周金富泡杯毛尖茶。

我捧着茶杯,想着那天,瞧着信阳记者在微博报道大腕云集信阳郝堂,2013-2014年度新经验散文奖 颁奖典礼在郝堂举行。真想尽快走进神往已久的郝堂,目睹她风采。嗅着毛尖茶清心润肺的清香,轻轻啜了一小口,说不出的苦涩,分钟过后,满腔清甜,也许这就是春天的滋味,从彻骨的寒冷里走来,把清香和甘甜带给人间。

郝堂是我们信阳平桥区最美新农村,著名作家白桦和叶楠先生的文学馆建也在郝堂。我和白桦先生那篇《不死花》的头一段有同感,因而能背诵:“虽然我是那样重视我的文学守望,也很努力,但年华已逝,最后能够留给未来的怕是只有一些枯黄的落叶。它们只能发出最后的叹息,而不再是慷慨悲歌了,这是自然的悲剧。”《不死花》结尾的大意是说不死花在顿河边的春天开放,即使到了寒冬也不会凋谢,它们是不朽的文学象征。白桦先生接受肖洛霍夫的小孙子赠送一束不死花,捂住了脸,像孩子那样哭了,由此可见先生对文学的热爱执着。我想到这儿,便道:“早在二零一一年就听说郝堂荷花很壮观,茶饭超级美味,很想去郝堂潇洒走一回。昨天发现首届林非散文奖获奖名单有《我的2014》,喜欢不得了。我曾用心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迎来文学之神回眸一笑,由然想起名作家冰心说生命中不是永远成功快乐的,也不是永远失败痛苦的,快乐和痛苦、成功和失败、都是相辅相成的。今天不守发型屋了,只当放生自己一回,过些日子还得上北京领奖去,这个春天我要数着日子好好过。”  

刘学友和周金富异口同声道:“黄国燕,别去北京参加首届林非散文奖颁奖大会了,你拿那个奖状回来有啥用?不能当饭吃,他们又不给发稿费和奖金。食宿费,车费,还得发钱。人家拿那个奖在单位有点儿用,有发票还能在单位报销。你写那有啥用?谁给你报销……”

他们说的没错,现在散文集征文,基本限制在一两千字之内,题材限制,文章入选没稿费,出文集了,入选作者必须得买几本文集,多则十本,一本文集定价好几十块。晓得刘学友和周金富是为我好,眼泪差点儿跑出来,憋着满肚子话没跟他们犟嘴,这是我的悲哀,也是文学的悲哀。

没想到浮尘真的带我去郝堂。郝堂是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于二零一一年建立的新农村样板,以山水,茶饭,荷花出名。

我们沿浉河大道走,路南边是青山,路北边是浉河。我想:“活了大半辈子,遭受了大半辈子苦难,说是满路荆棘不为过。既然出来欣赏春天,不如拼弃伤感的心事,心和眼都用来想着春天望着春天,自言自语道:“这路上风景真好!无论望哪儿都很养眼。” 刘学友道:“黄国燕快成古墓下的兵马俑了,以后多出来走走,认识你几年了,你给我的印象就不是个女人。”我不在乎他话意是褒还是贬,只想望那临水的垂柳,任由春风为她梳妆,浉河碧波涌动,好像在深地情吟诵:“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我既激动又兴奋,这是温暖如春的友谊带我走过“信阳人的情侣路。”感觉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这段路上的风景要我看见了浓郁春色,感受世界的心境不同而已。

走到浉河安桥,周金富调转车头左拐往东,安桥南头山坡下立块“郝堂茶人家”的小木牌。我把头探出车窗,嗅着泥土芬芳,用心观望沿途风景,路边上油菜落花结荚,田埂上野草放青,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异彩纷呈,紫云英最夺人眼目,沟沟溜溜都流淌着清亮亮的水。蓝莓园里,棵棵蓝莓树上都开满白色小花,蜜蜂忙着朝花心里钻。刘学友道:“五月份再来看郝堂,这路两边都是格桑花,那是真美啊!” “三月风,四月雨,五月花盛开,谁五月来信阳郝堂,谁就是最有艳福的人!”我思想着,望着石头砌成的高台上挂着大木牌,木牌上用黑油漆写着“郝堂村”三个醒目大字。

进入郝堂,听闻朗朗的读书声,我好奇地四处张望,道:“学校在哪儿?” 周金富道:“插五星红旗的就是郝堂小学。这所学校有饮水机,电脑,图书室,教学设施一应具有,可棒!”我环视郝堂,郝堂三面环山,群山起伏,房屋建筑多数是白墙黛瓦,还有黄泥和茅草抹墙的土房,忍不住感叹道:“郝堂真美啊!有卫生间不?” 周金富道:“我带你去。”我们由教学楼后绕过,他指着一大片青竹道:“那片竹子旁边就是卫生间。” 我望着卫生间的用料和建筑风格,心想:“这卫生间瞅着有点巴儿像《红楼梦》里的潇湘馆,恁高级呀!”
下课铃响了,孩子们涌出教室,宽阔光净的操场顿时热闹沸腾起来,好一片活跃的春天啊!我感叹的同时,瞅着教学楼,想起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土坯墙茅草屋是我们破烂不堪的教室,没有课桌,老师教我们把书本放在腿包上。逢着刮风下雨天,我们赤脚好不容易跑到学校,老师担心教室会在风雨中随时倒塌,临时宣布停课,就是这样的坏境,很多农家孩子想走进校园也是痴心妄想。

我瞧着几个小姑娘嬉笑着跳皮筋,不由自主地跟着小姑娘一起跳起来。我跳着跳着,伸开臂膀拥抱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拥抱这清新美丽的春天!

上课铃响了,我眼巴巴望着孩子们争先恐后地走进教室,操场顿时安静下来,朗朗的读书声又响起来了。我跟着浮尘走到青山脚下的水漫石堤上,堤岸上的樱花随风飘落,水上漂满红点儿,停下脚步,掠一掠鬓发,听流水,蛙鸣,山风,燕雀,蟋蟀和奏的交响。感觉春天是本画册,得来不易,这一页光景我要仔细打量才好呢!

我们同行四人,把自己插在他们中间,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得不近不远,感觉孤独亦无不好。走在山脚下的石径上,花蝴蝶,水蜻蜓在眼前飞来飞去,我喜欢鲜嫩嫩的刺芽篷,酸罐茼,桑葚果,都是我孩时舌尖上的春天,伸手摘来嚼着,回味属于我人生的春天!

连绵的青山延伸向远方,山脚下流水长,石径长。我们走过一段下山路之后,又踏上走进郝堂村的石堤,流水欢快依然,我乐得跟着唱:“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山岗走过草地来到我身旁,泉水呀泉水……”唱着唱着,想起二零一三年“星火杯,全国文学作品征文大赛研讨会”结束的那天晚上,文友门跳舞歌唱。我也想唱,因为身体不适,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今儿,我应该感谢这美妙的春光,再次倾我激情欢唱!

可多小田螺吸在浅水处的石头上,我伸手捡了一大把,周金富回头瞧着了,道:“赶紧放回去,它们离了水会死的。”我晓得田螺生命很顽强,害怕他们说我没公德,还是把田螺放进水里。转身瞧着几个老人做在槐树荫下悠哉地喝着新鲜毛尖茶,旁边有一个巨大的磨盘,磨盘上还有个青石滚,我想起孩时和小伙伴常坐在石磙上唱:“老公鸡上磨盘,男孩不跟女孩玩。男孩爱花也戴花,女孩爱花结南瓜……”高兴的爬上大碾盘,突然发觉属于我人生的那个春天还留驻在内心深处。

周金富道:“这个黄国燕,她见啥都稀罕,赶紧走。”我紧跟着他走进茅草护墙的农舍,门头上挂着一面镜子,晓得那是当地民俗所谓的“辟邪”镜。屋檐的土坯墙上挂着大斗笠,蓑衣,大蒜头,和又干又脏的红辣椒,无言地抒写着我们豫南乡土风韵。“醒竹伴蝉影,睡莲听佛声。”我正念对联,想感悟其意,一群老太太嘻嘻哈哈哈地从“禅茶研究院”走出来,令我惊讶!

刘学友道:“黄国燕,走哇! 别大惊小怪,郝堂来客不稀罕……”我大声嚷道:“不走,不走,就不走,可想瞧瞧荷是否登场?”周金富道:“荷还没出来,赶紧走。” 我道:“不走,你带我去瞅瞅那荷塘里的污泥也行,我出一回信阳城多不容易!今天不挣钱还得交几十块钱房租费,你晓得呗?”他笑笑,带我走上一条小水泥路。小路两边是郝堂人家,狗头门楼上挂着大红灯笼和不同的招牌,比如:“茶好,汤好,四季店如春。饭热,茶热,八方客常暖。”门口的樱桃树上挂满青涩的小果子,小猫,小狗眯缝着眼在树下打瞌睡。母鸡从柴草窝里跳下来叫:“咯答,咯答……”  还有个大鼻子外国佬打扮得很文艺的模样,他扛着大镜偷偷地朝打瞌睡的老汉瞄准。我瞧着老汉古铜色的脸庞上满是褶皱,沧桑不亚于罗中立的油画《父亲》,心想:“老汉一生操劳,终于在春天停歇了,有幸成为艺术家眼里的风景,真好!”

走过樱桃树,走过郝堂人家,我们走近一大片碧波荡漾的水湖,一群群鸭子在水里演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图景。我蹲在水湖边细瞅,有少许才冲出水面的荷叶尖儿,一些腐朽的老荷杆子,和脱了籽儿的莲蓬自觉地栖息在水湖边沿,方才明白荷不嫌弃污泥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道理。我站在湖边的石头上想:“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草木滋育,百兽繁衍,春天真有情调!我更想那对患癌症的母子,和那个在讲台上站了三十八年的民办教师,以及正在饱受病痛苦难的人们,依然热恋这天地岁月,渴望人间有爱,祈愿他们挺住,熬过生命的寒冬,等待属于自己的春天!”

是谁飘逸的长发和裙裾勾引了我的视线?大片紫云英里有一披肩长发美女正在拍照。那盛开的紫云英似一匹匹华贵的段锦,姑娘摆着风情万种的姿态,男摄影师眯细着一只眼认真朝她瞄准的样子十分可爱。我只能用心把这温馨美好的图景复印下来。

不远处,站着两个小伙子望着姑娘变换的姿态附耳窃窃私语。我大声喊:“小伙子,羞不羞?” 小伙子腼腆地笑道:“姑娘赏心悦目,人人都喜欢。” 是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丽的姑娘装饰了我们的春天,谁能不爱这浪漫春光?!

“雨下大了,快走哇!回头再来郝堂浏览叶楠白桦纪念馆。”同行的美女喊着,朝我招手。我不得不跟着他们走,不过,我走的很慢,发现柔情似水的郝堂沉浸在烟雨中,又是一种风情,好像海市蜃楼。

毛毛细雨洒在脸上可得劲儿,将走几步,远远望着水湖那边有架水车。七十年代,水车是我们淮南庄稼人的农用工具。童年的夏天,大人们在火辣辣的日头下车水救庄稼,我和小伙伴等着他们放工了,争着朝水车上爬,比着唱车水歌:“小小水车五百头,桑树踩子松柏牛。水车走过塘和堰,累倒多少好汉头。锣鼓一敲咚咚响,水车歌儿满山扬。田里秧苗格外青,下秋定是好收成。想吃萝卜得刨根,吃水不忘挖井人。要是没得共产党,新中国他难建成……”

山水环绕的郝堂是清淡古朴静谧自然的,她不仅蕴含禅茶文化,更是一本厚重的中国乡土,比传说美的太多了,于我是天趣。陶渊明在皇粮国税繁重的朝代,对现实不满,描绘出世外桃源是一种精神寄托。而今,真正的世外桃源在社会主义国度的春天里诞生了,我伸开臂膀拥抱郝堂这片世外桃源。由衷感谢友谊,带我走进大自然,拥抱浩荡春天,愿春风吹遍每一寸土地,温暖人间每一个苦寒心灵!
河南信阳黄国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1-20 14:59 , Processed in 0.299675 second(s), 22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