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157|回复: 1

《我是谁》(组诗十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0 17: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谭斌康 于 2017-4-10 17:38 编辑


《我是谁》(组诗十一首)


   谭鑫



《失落的灵魂》


自从我的灵魂脱壳于我的躯体
我就一直游荡
我找不到方向
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天堂
我也曾去过地狱
守门的对我说
你不属于这里
  哪里才是我栖息的地方
我一直游荡  游荡
自从脱离躯体之后
便不停地游荡
我有时停靠在高高的树梢
希望能象鸟儿一样
筑一个小小的巢
看着夕阳慢慢地落到大山的后面
我便开始思考怎样让人们的梦
变得香甜
有时我紧紧地跟随风
希望自己能变成一滴滴地雨
在已被干涸烤得焦黄的农夫心里
落下一丝丝的微凉
有时我也想变成一个乖巧的婴孩
沉睡于一位善良的女人的子宫
醒来后便让她欣喜地看到我微微的笑脸
有时我也想变成一朵云  一枝花
甚至一棵草  一只小飞虫都行
然而我至今仍在游荡  游荡
有时在峻岭  有时在大河 大江 大海
有时在平原  有时在城市 乡村 某一户人家的小院
有时看落日  有时听雨声
有时追月亮  有时数星星
然而我没有悲哀  没有喜乐
只是感觉非常失落  一颗灵魂
一直游荡 找不到方向
自从我脱离肉体后  便一直游荡
找不到方向





《寻找记忆中的记忆?》


我站在岁月的肩头
凝望一片黑色的夜空
空洞的遂道里
一趟火车急驰而过
暧昧的软卧车箱里
血迹斑斑
时间就象一把闪电
穿过我的胸膛
直击我的脑膜
我在黑夜的空间里
痛苦的痉挛
犹如丝线缝制的纺织袋
里面装满了盛不住的水
留下的只有一个孤独的
头骨
在满目苍痍的古堡里
寻找记忆中的记忆





狗尾巴花

男人三十一朵花
万花丛中
狗尾巴花是我
辛苦地开在
狗尾巴草的枝头

看天空白白地云
黑黑的鸟  飞过
偶尔一声鸣叫
正如我孤单的守护
成群的蝴蝶落满涯边
而我  狗尾巴花
在一场大雨之后
季候风来临之前
凋落了我
狗尾巴花的爱情




我行走在路上-狼》

我行走在路上
前面有一条河
后面有一匹狼

狼闪着绿莹莹的眼睛
而河的对面是一座悬涯

我打开葫芦里的酒  慢慢地喝着
直到最后再也倒不出一滴艰辛来
我站在那里思前想后

我不知道悬涯下面是什么
是否也有一条河
或者石头什么的
没有藤蔓让我做一次冒险胜的勇气

我站在那里和狼对峙
狼丝毫没有退意

我对狼说我给你所有的干粮
请不要将我吃掉

狼摇摇头
我说那我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
可以了吧

狼还是摇摇头
我说那就给你两条胳膊吧
只要你不吃掉我的腿
非常惊讶地  狼给我让了道
非常同情的站在了路边

我问可以了开始了吗
狼说你可以过去了  我决定不吃你了
我异常惊讶也很感激

我心怀欣喜从狼身边走过
深感敬佩  然而我不曾想到
在我走过的刹那  狼在背后
咬住了我的脖子




诗歌-姿势-血管-水泥-姿势-诗歌》

我在这一刻保持一种姿势
一种早已保持了一万年的姿势
我是在倾听一种声音吗
或许还有一种更深刻地东西
我的血管里此刻流动的不是血
我能感觉它充满了水泥
然而它却在流动着
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它

我要保持一种姿势
一种早已保持了一万年的姿势
我知道我还要保持下去
直到永恒
因为我知道
我的血管里已经流动的不是血

是一种姿势
一种永恒




《我是一个乞丐》


我是一个乞丐
在生活的边缘
向生命乞讨
为生命乞讨
我是一个乞丐
从乡下来
在城市的边缘乞讨
没有尊严 没有羞臊
竟然没有乞讨的钱罐
我是一个乞丐
不属于某一个帮派
没有任何标志
我不会说话 不会哭泣
不会点头 不会哈腰
竟然我不会乞讨
我是一个乞丐
为了生活我不得不乞讨
我想努力学会怎样乞讨
然而这又是怎样的艰难
不可改变的神话




《危机四伏》


雨已下了月余了
仍在下
偶尔会探出头的太阳
也是一副病恹恹的脸
就象迟暮的老人
透着死亡的气息
楼上的木头
不时发出咯吱或噌的声音
当我走近 探耳细听
它又哑然失笑了
之后
又在我的背后
鬼鬼祟祟地 弄出
关节炎病人活动关节
那样的响声
原来它是在嘲笑我
嘿嘿
四周危机重重
生命已在旦夕
你还在
睡大觉
非常恐怖




《深夜我扛着一颗头颅行走》


深夜
我扛着一颗头颅在行走
一颗倔强的头颅
行走在茫茫的宇宙
一颗空旷的头颅
没有任何的思想
只是在行走
只是在行走
一颗失去大脑的头颅
不知要寻找什么
或者不是寻找什么
总之
一颗头颅在行走
行走
静静地行走
在行走的头颅
扛在我的肩头
我没有感觉
不知道沉重
也不知道轻松
我也不知道
这颗行走的头颅
是否有感觉
或者
也没有感觉
我只知道
我扛着一颗头颅
在深夜行走
静静地行走
行走
一直行走




《我和我的破铁驴》


我和我的破铁驴感情甚笃
虽谈不上相依为命
却也同甘共苦
看着一匹匹的雄狮 悍马 野狼
呼啸而过
我的驴儿还经常安慰我
我的身躯差点儿 脚力慢点儿
主人您好悠着点儿
这样稳当 安全系数高点儿
瞧瞧
我的破铁驴多么善解人意
我有她 心情不咋地
生活也美丽
(我爱我的破铁驴 呕也!)





《我是一个农夫》


《一》
我是一个农夫
我挑着两桶尿水
我晃悠悠地  小心翼翼的
生怕它一不留神
就溅到我的脚上、腿上、甚至脸上

我是一个农夫
我拉着一车大粪
我用力的拉着
早已顾不得  它特殊的气味
早已浸染了我额头的汗珠

我是一个农夫
我感到我身上的每个毛孔里
都流出了它们的味道

我是一个农夫
我弄出的东西
我得把它们解决掉
再费力、再难忍
我都得负责任
还好
我知道有人需要它们
有人正等着它们

《二》
我是一个农夫
我坐在田埂上休息的时候
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吃庄稼——庄稼吃我拉撒的
庄稼吃我拉撒的——我吃庄稼
天哪
转了一个圈 我吃我自己拉撒的
我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

《三》
我是一个农夫
有一天我在田里给庄稼送吃的
我听一位农夫说
现在什么都讲究绿色环保无公害啦
专家还说咱这尿水大粪都是农家肥中的精华
这样的肥料中出的庄稼品质好、有风味

这样说来
我是一个农夫
我拉撒的东西对别人也是有用的
可这回我转了几个圈
却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直到晕头转向
才知道
我是一个农夫
没有文化人那莫有逻辑性
能很快理出头绪




《三轮车夫》


我骑着一辆自行车
一辆有着三个轮子的自行车
但我的速度有时要比
两个轮子的自行车
跑得还要快
也许这是命运给我的
一种动力
要么为什么
开小汽车的人们
永远也理解不了
我们的心声
当然骑自行车的人们
骑两个轮子的自行车的
人们
也无法理解我们的心声
他们只知道
用两条腿踩着自行车
和我们有着同样的艰辛
我是一个三轮车夫
我有三只脚
却跑不过两只脚
当然四只脚我无法去比较
然而我的轮子却带着我的梦想
飞得很高
就象我的歌声一样
嘹亮而悠远
一直飞上了蓝天





谭鑫,原名谭雅康。76男。西安人。陕西魔法师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诗见《中国当代诗人词家代表作大观》《中国当代诗人生日大典2016卷》等。



通讯地址:西安市周至县哑柏镇景联村北景寨南街1号谭鑫[710406]
手机:18710339025
座机:(029)851485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4-26 19:15 , Processed in 0.331004 second(s), 25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