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论坛

查看: 234|回复: 0

诗歌新锐奖(2016年度)——马晓康【颁奖辞】【获奖感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4 21: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歌新锐奖——马晓康


人人文学网2016年度网络文学奖:诗歌新锐奖——马晓康


【代表作】

诗集:《逃亡记》

【颁奖辞】

    他的诗歌是一部天梯,读着读着就可以让你爬到另外一个世界。

    90后诗人马晓康,如一匹诗坛黑马,血气方刚,才情满怀,用极具语言天赋的诗句写下了犀利睿智而伤感的人生诗篇。这是马晓康诗歌语言的特点,另一个特点是沉稳平实而又充满灵气。在他的世界里,有死亡也有新生,有毁灭也有希望,生命总在痛苦的经历之后,才能看到更加广阔的天空。他那种少年老成的写作风格,就是在幻灭中展现生生不灭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正是他所追求的诗歌之路。





马晓康——获奖感言:

逃亡与反抗

    回国两年后,我发现自己还活着。没有什么比这更欣慰了吧。只是,挂在天上的那轮憋泪的大眼睛依旧布满了血丝。逃亡还在继续,可良心唆使,我无法把自己关进被标榜了“个人”的存在于世上却与世隔绝的小屋子。

    “好好活下去,活出你希望的人样子。”前半句是哥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后半句是影子在心里帮我接上的。多么矫情的一句话啊,连这句子的近亲都是被人们引用烂了的座右铭,然后在其指引下,一点点脱离人的模样。比如针尖状、点状的眼睛,步枪瞄准镜一样的眼睛,在趋福避祸的本能下进化着,那不是我希望的人的眼睛。所谓进化,其实是生存的恐惧让我们在利益面前退化。

    我应该庆幸,自己还在活出希望的人样子的路上。

    我不是聪明人,更不是投机者,投当下的机是可耻的,投历史的机是悲哀的,任何投机都是可以被生活原谅、被当下默认,却不会得到历史的宽恕,投机后的妥协更不会。写长诗是件费力不讨好的活儿,在这个看人多余看诗的当下,我只想讨好我自己。

    真正用心的文字都是残缺的,长诗也是。世上没有完美的长诗,就像你生的孩子永远不会完美。用惯了光鲜亮丽辞藻的手,多半很脏,而刻意去标榜诗歌的“简”的人,多半没什么内涵。人的气是不同的,气长则诗长,气短则诗短,你是大树,就去接通太阳和地心,如果你是苔藓,就请你不要去蛊惑树跟你一样躺着。

    不负责任的蛊惑,或许是我们这一代人,不可避免的毒素。就和“你的诗太模仿你爸”一样不负责任,不负责任的前辈发出不负责任的指点,不经意间敲掉了你城墙上的一块砖,而你很难发现。谨慎前行的同代少得可怜,认识或不认识的他们,是我孤独时汲取精神的源泉,至少能知道这条路上,还有别人的脚印。

    把自己偷偷关起来,描写心灵深处的你、和窗外看到的所有脉络,是值得窃喜的。长诗,只是出于人的无奈而被迫强加的名词,我更喜欢它只是“一种描写将自我融入当下时代感觉的无规则文字”,在内心,一切现代、古代的东西都还原其本质,去掉名词只保留功能的本质。最深度的感觉,是无法用当下已被规定了的诗格式表达的。

    格式是加工品,是先加工后注入气息的,类似于伪造茅台,可能只有外包装和瓶子是真的。格式,除了光头的格式大伯,(我不习惯把比我年长20岁以上的人叫大哥)任何格式都不该属于诗人。

    反对格式,消解格式也是个假命题。诗是情感气息的产物,文字是靠气养活的。再重复一遍,格式本来就不属于诗人,一味反对的时候,反对本身也变成了一种格式。比如“一定”“必须”这些害人的词啊。

    这是《逃亡记》对我个人的多种意义之一,既“对当下的反抗”。

    感谢人人文学网,与此同时,我还应该感谢许多,首先是我的父母,再次是感谢我的朋友们、给予过我给养的诗人们、擦肩而过的路人们,还有日复一日在世界各地被轮胎碾压过后、长得相似却承载不同故事的车辙。

    一首长诗写出来,跟生一个孩子差不多。在最年轻、最有野心、最容易被虚荣诱惑、最需要发表、最需要挣钱的时候,不去享受、不去追逐、不去社交、不去投稿、不去找工作,而是用七个月时间准备,两个月时间关门写作,这是多么奢侈的事情。诗里的我得到了满足,当下的我却对父母有点愧疚。

    感谢我的朋友,让我认清了社会的虚假。看到了我在澳洲时难以想象到的“正常社会”里的堕落。这是比巴比伦城更可怕的事,它就长在了上帝永远看不到的眼睑下。

    “这一波人百分之99有婚外情。”在某次活动上,徐叔叔是这么告诉我的。

    而我看到的,是无数个父亲和母亲的形象在坍塌。我害怕更多东西会在眼睛里崩溃,比如梦尽头的小镇,是不是也会消失?美好,是因为停留得足够短暂?

    感谢诗人们,让空有冲动的我找到了表达方式。感谢简明、刘向东、朵渔、沈浩波、杨炼先生们,简明老师是帮我在黑屋子里打开门的人、刘向东老师列给我了1份书单、朵渔老师诗歌中的知识分子情怀给予我力量、沈浩波老师爱情诗中的神性让我感受到了心跳、杨炼老师漂泊海外的随笔让我知道如何去品味内心。这让我了解了自己内心的构成,如何去撼动扎在心底的石头,以及如何去驾驭关在脑海牢笼里的野兽。

    感谢这个“像提前排练好戏剧的世界”,感谢那些“早就串好台词的人们”,感谢生活这场戏。感谢写过长诗之后的疲惫,“力不从心”让我看清更多需要写的东西。

    感谢造物者赐予人类的情感。在诗人的气息面前,一切语言和技巧都是虚无的。醉生梦死的人们,只看到了杯子的贵贱大小,他们喝过好酒,却早已分辨不出酒的醇香。

    此后的路还很长,个体的声音是渺小的,愿在各种虚假的冲击下,我还能保持对今日的认知。





马晓康诗集《逃亡记》


【人物简介】

    马晓康,1992年生人,祖籍山东东平,梁山脚下东平湖畔,曾留澳7年。中国诗歌学会、国际汉语诗歌协会会员。读书、写作、兼做翻译,作品散见于《诗选刊》《中国诗歌》《星星》《时代文学》《山东诗人》《泰山文艺》等,著有诗集《纸片人》《还魂记》,小说处女作《在蔚蓝的天空下》。自传体长篇小说《墨尔本上空的云•人间》。曾获2914年《时代文学》年度优秀诗人奖、2015年《诗选刊》年度优秀诗人奖、2015年《西北军事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等。


马晓康长篇小说《墨尔本上空的云·人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诗刊》公众号
关注人人文学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人文学网 ( 京ICP证070305号 京ICP备12019256号|人工智能

GMT+8, 2018-1-23 06:08 , Processed in 0.311742 second(s), 21 queries .

bbs.renrenwenxue.com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